2023年最新网约车平台有哪些?哪些车型私家车可以跑网约车?

  • A+

如今,网上叫车已经成为人们重要的出行工具,各大网上叫车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让消费者和一些司机眼花缭乱。以下是一些知名的在线叫车平台(排名不分先后):

1、首汽约车

自推出以来,一直定位于中高端商(查成交价|参配|优惠政策)务服务,所以价格会偏高。在车辆安全方面,首汽公司对车辆和驾驶员都有严格的准入标准。首先要求司机必须是本市户籍,无刑事暴力、危险驾驶、肇事逃逸等记录。司机还被要求在过去的一年中少于五次违反交通安全的行为。最后,公司还是需要对司机的行为进行监控和记录,收取较高的运营成本也是合理的。

2、滴滴出行

滴滴出行是注册人数最多,知名度最高的软件。快车是滴滴车型中最受欢迎的,用户订单数量最多,其次是专车车型。现在滴滴接入要求不断上升。2021年,继续清退部分不符合条件的司机,让新司机有一个公平竞争的工作“环境”,避免出现“狼多肉少”的情况。虽然滴滴在乐清搭车事件后业务有所下滑,但随着后续的整改和新产品(花呗小猪)的推出,依然是网约车行业的领头羊。

3.曹操专车

说起曹操专车,很容易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的典故。主要是吉利集团在互联网上投资新能源出行的一个平台。与大部分网上拼车平台不同,曹操专车会一对一为司机配备专车,不用担心出现人看错车,车看错号的情况。而且曹操专车的收费标准也高。另外曹操专车打车时间长,经常有着急的乘客打不到车。这是因为曹操专车的新能源车型每天都需要充电几个小时,方便性会有所欠缺。

4.神州专车

相比滴滴平台,神州专车有更好的监管体系。如果想加入中国专车的行列,需要经过多项筛选,提高司机的门槛。第一,司机不能有犯罪记录,没有严重交通事故记录,酒驾等记录。普通话也是必须的,最后还需要交一万块的押金。

这些平台很受司机和车主的欢迎。除此之外,优步、美团打车、AA出行、易到用车、点击拼车、享受公路旅行都是不错的选择。另外,网约车越来越规范,安全性有很大保障,车主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选择。

2023年元旦过后,春节近在眼前。作为疫情管控放开后的第一个春节,全民返乡的高峰期势必给交通运输业带来相应的压力。

 

 

12月30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滴滴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美团打车等15家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

 

 

约谈指出,当前仍有部分平台公司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存在随意调整运营规则、侵害从业人员和乘客合法权益、潜藏安全稳定风险隐患等问题。

 

 

这次约谈发生在曹操出行IPO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据悉,曹操出行计划最早明年进行IPO,现正与农银国际和华泰国际就IPO事项展开合作。对此,曹操出行给出“不予置评”的回应。

 

 

在国内热闹的网约车市场中,嘀嗒出行曾两次冲击港交所,从“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到IPO之路未卜,哈啰出行赴美上市未果,又有滴滴上市一年后被迫退市。当前,更是有华为、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加入战局,近日还有消息称抖音进军网约车市场。

 

 

前有劲敌,后有追兵。此时传出曹操出行IPO,在一定程度上给整个网约车市场再添一股信心。不过,在残酷的资本市场上,自滴滴黯然退场后,曹操出行真能顺利接棒“网约车第一股”吗?出行行业的前路究竟在何方?

 

 

1

 

 

吉利“借鸡生蛋”

 

 

2014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明确支持新能源汽车相应的推广应用。此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从粗犷的财政补贴,转向与政策引导两条路并行的发展阶段。

 

 

小鹏、蔚来、理想等一众造车新势力均在2014年到2015年间相继成立,以北汽、东风为首的传统汽车厂商也开始对新能源汽车赛道跃跃欲试。

 

 

然而,众车企苦于没有成熟的技术产品路线,更没有可以指引前行的成功企业典范,如何发展新能源成了摆在车企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探客出行」曾在《比亚迪维艰,王传福不易》中提到,今天新能源赛道的头部车企,比亚迪的汽车业务是靠模仿和低价取得的一定生存空间,而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则离不开深圳市政府的“保驾护航”。

 

 

彼时的吉利汽车似乎还沉浸在收购沃尔沃的巨大“喜悦”中,对新能源汽车没什么兴趣。作为吉利旗下首个新能源品牌几何汽车则要等到2019年才正式亮相新加坡。

 

 

回顾吉利的新能源之路,既没有比亚迪那般幸运,更没有比迪亚在电池技术上的“功底”。但吉利也没有放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这个政策红利。

 

 

2015年5月,国内率先提出“绿色出行”的曹操专车在杭州成立,成为吉利控股集团布局“新能源汽车共享生态”的战略级业务。同年底,专车业务在宁波上线运营。2017年2月,曹操出行顺利获得国内首张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平台的网约车牌照。

 

 

从客观层面来看,曹操出行的诞生,不仅巧妙地避开了滴滴和快的之间的“烧钱”大战,同时还搭上了国家对新能源汽车扶持的快车。

 

 

更关键的是,曹操出行的问世也给了吉利足够长的时间试水电动车,同时让吉利有了做好新能源汽车的探索机会。

 

 

从早些年的纯电车型吉利帝豪EV,到后来的插混车型沃尔沃S90,再到今天的换电车型睿蓝枫叶。在应对不同消费需求和发展阶段,吉利算是有机会把当前的电动车模式都玩了个遍。也许正因此,才有了吉利旗下极氪汽车“一炮而红”的基础。

 

 

2019年2月,“曹操专车”正式升级为“曹操出行”并宣告进军C2C市场,成为共享经济的一员。

 

 

这是曹操出行在发展中迈出的关键一步,意味着第三方乘用车和个体司机也能加入到曹操出行网约车平台,曹操出行也由重资产经营开始转向轻资产运营,业务范围从专车和网约车逐步扩大至出租车顺风车和企业用车。

 

 

统一的车型、职业化司机等标签下混杂着各色非标准化差异,因此,曹操出行也被人戏称为“最大的民营出租车平台”。

 

 

今年,曹操出行在《用七年铺设国民出行品牌之路》中表示:用7年时间为超过350万名司机提供了就业机会,完成10亿次绿色出行;业务覆盖62个城市,拥有1.2亿用户。

 

 

然而,在曹操出行崛起的背后,却背上了一个日益沉重的“资产包袱”。

 

 

2

 

 

曹操出行的“包袱”

 

 

「子弹财观」注意到,就在曹操出行传出IPO上市的消息同时,吉利旗下另一个分支子公司亿咖通科技于2022年12月21日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并成为首家登陆美股的中国汽车智能化企业。

 

 

按照李书福在汽车产业上的布局,除了曹操出行外,吉利还在有计划地推动极氪汽车、路特斯和雷达汽车等分支企业的上市。再结合曹操出行成立至今七年多以来所取得的一些成就,可以见得,曹操出行的上市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曹操出行对于上市问题给出“不予置评”的回应,从侧面说明了企业方并没有否认,或许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去回应市场。

 

 

毕竟从近段时间以来,李书福所带领的吉利及旗下关联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已经过分地惹人关注,而旗下最大企业吉利汽车的市值却仍在一路下行。截至2022年12月30日,吉利汽车市值为1146.5亿港元,较股价最高时的市值近腰斩。

 

 

正所谓时间不等人,在2022年年底之际,关于曹操汽车上市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一方面,滴滴退市至今已有半年之久,全国的疫情管控也已经全面放开。市场复苏下争夺继滴滴之后的“行业第一”,成了诸多网约车平台极其渴望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纵看整个出行行业,在滴滴出行的强势垄断下,目前除了曹操出行,似乎很难看到另一个堪当头部的网约车平台企业。

 

 

据「子弹财观」长期观察,曹操出行通过逐个城市的攻城略地,利用成批次的自有车辆投入,外加经过专业培训的专职司机,从而使得曹操专车的服务优于同级市场的其他网约车平台。

 

 

更关键的在于,因新能源汽车的经济实用性和全部由母公司吉利提供的车型支持,故而,曹操出行的经营成本要明显低于其他B2C模式下的网约车平台。

 

 

因此,服务质量和运营成本的双向助力,这才让以专车起步的曹操出行在市场中能一枝独秀。

 

 

同样,曹操出行的优势基本上是放在用户乘客端,而专车的经营带来的最大问题是,平台企业端的资产“包袱”越来越重。

 

 

「子弹财观」从企业预警通APP发现:截至2020年末,曹操出行总资产约50.22亿元,相比上年末减少了2.64%;总负债约77.54亿元,相比上年末增加了29.90%;净资产为-27.33亿元,相比上年末减少了19.22亿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154.42%,相比上年末增加38.70个百分点。

 

 

鉴于2020年是一个特殊年份,各地的疫情管控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交通出行领域的发展。虽然2021年曹操出行的资产质量有所改观,但仍然无法消除以B2C业务模式为支撑的重资产“包袱”。

 

 

同样受疫情影响,滴滴出行的情况则要明显好于曹操出行。「子弹财观」从滴滴出行财报数据发现:截至2020年末,滴滴出行的总资产约1472.65亿元,总负债约301.16亿元,净资产约1171.4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20.45%。

 

 

由此可见,滴滴出行不仅资产负债率要远低于曹操出行,从最近两年的资产质量变化表现上,滴滴出行相较于曹操出行要显得更加稳重一些。

 

 

3

 

 

谁才是“头部”玩家?

 

 

滴滴封禁之后,疫情解封之时,谁会成为下一个出行领域的行业龙头?

 

 

纵观当前市场,除了背靠吉利的曹操出行外,还有几个值得关注的“头号玩家”,如背靠上汽的享道出行,背靠广汽的祺如出行,背靠首汽的首汽约车和背靠一汽、东风及长安的T3出行等。

 

 

现存的头号玩家大多数都是以车企或者汽车相关企业为背景,面向出行消费用户的B2C运力模式,也就是我们常讲的“网约出租车”。而以滴滴、哈啰等为主的共享C2C模式共同形成了当前的网约车市场。

 

 

当然,还有高德、美团以及刚刚入局的华为、腾讯等新玩家,这些新玩家都是通过自身庞大的流量窗口,同时囊括了专车B2C和共享C2C平台的聚合模式。

 

 

一位曹操出行的相关人士告诉「子弹财观」,他们对于华为、腾讯这样的聚合模式平台的加入是表示欢迎的。在他们看来,聚合模式下的流量平台能让更多人使用并习惯通过线上叫车服务,这样,网约车平台才能在更大的市场规模中去相互竞争。

 

 

2022年12月26日,长城战略咨询发布《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2》显示:2021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共有316家,总估值超1.1万亿美元,分布于33个赛道。其中,哈啰出行、T3出行和曹操出行位列智慧出行赛道TOP3,三者估值分别为350亿元、210亿元和170亿元。

 

 

但是据2018年初的A轮10亿元天使轮融资时,曹操出行就声称估值已经达百亿。而此时T3出行尚未成立,一汽、东风和长安正处于合作筹备阶段。

 

 

鉴于哈啰出行目前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共享单车市场,真正能称得上为头部网约车平台的也就曹操出行和T3出行。

 

 

「子弹财观」从天眼查APP发现:2021年9月曹操出行完成了38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称此次融资创造了自2020年以来最大的额度的单笔融资纪录。但这一纪录仅在一个月后就被T3出行77亿元的A轮所超越。

 

 

最大“出租车公司”,接棒“网约车第一股”?

 

 

图 /天眼查(左为曹操出行,右为T3出行)

 

 

曹操出行距今已经完成三轮融资,除吉利控股外,先后引入了浙商创投、农银国际和东吴创新这样的国际资本,还有苏州相城金控、高铁新城和城投资本这样的地方国资,以及天堂硅谷和隆起投资这样的第三方投资机构。

 

 

对比之下,T3出行的投资方显得较单调,但除了背靠一汽、东风和长安三大国有汽车集团外,还有阿里、腾讯、苏宁和同程这样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再结合两次累计127亿元的融资金额,曹操出行则显得更为弱势。

 

 

「子弹财观」整理了T3出行和曹操出行最新运营规模进行对比发现,似乎起步更晚的T3出行已对曹操出行实现了“弯道超车”。

 

 

最大“出租车公司”,接棒“网约车第一股”?

 

 

不难看出,日后在争夺“网约车第一股”上,集国央企与互联网巨头于一身的T3出行将是曹操出行最为有力的竞争者。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