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门还要戴口罩吗?听说XBB.1.5 来势汹汹。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近日,一张称XBB.1.5毒株攻击消化系统建议囤药的截图广泛传播,截图中提及的诺氟沙星、蒙脱石散随后登上热搜引发讨论。这个毒株到底是什么?有必要开始囤消化道类的药品吗?再次感染的风险有多大?如果出现消化系统的症状我们该怎么办?你关心的问题全在这儿了,一起来看>>>

XBB.1.5毒株是什么?

美东时间2022年12月30日,美国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估计当周美国有40.5%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是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亚型毒株XBB.1.5毒株引起的。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呼吸道病毒部门主任芭芭拉表示,没有迹象表明XBB.1.5会比其他奥密克戎变种导致更严重的疾病。虽然全美各地的新冠住院率总体在上升,但美国东北地区的住院率并没有出现增长。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病毒学专家佩考茨表示,XBB.1.5有一个额外的突变,能更好地与细胞结合。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在一项研究中警告说,奥密克戎XBB亚变体的不断增加可能进一步损害新冠疫苗的功效,并导致突破性感染激增以及再感染。美媒:奥密克戎新变种XBB.1.5在美国迅速蔓延

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表示,“XBB仍属于奥密克戎的亚分支,是BA.2下面的变异株的重组变异毒株,免疫逃逸能力有所增强,在国外一些地区流行导致感染人数增加,但国外数据显示,其致病力和之前毒株没有区别。”

XBB毒株在我国传播情况如何?

2022年12月31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转化医学国家重大基础设施(上海)陈赛娟团队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范小红团队联合攻关,在Frontiers of Medicine发表研究论文《初步分析我国2022年秋冬新冠疫情中奥密克戎亚型多样性与流行病学特征》(Primary assessment of the diversity of Omicron sublineages and the epidemiologic features of autumn/winter 2022 COVID-19 wave in Chinese mainland)。

研究团队对2022年秋冬期间上海公卫中心收治的患者中随机抽取的378例样本进行基因组测序,获得369个高质量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分子进化树分析发现,这些病毒基因组中共包含全球共享所有流感数据倡议(GISAID)数据库里记录的30个奥密克戎亚型毒株,其中355个(95.95%)基因组序列集中在5个奥密克戎亚系,主要毒株包括已报道在北京和广州等地流行的BF.7和BA.5.2和近期欧美地区出现的BQ.1和XBB。结合感染者的旅行史和感染接触史,证明有北京或广州疫情接触史者分别主要携带BF.7和BA.5.2亚株;从海外入境上海的感染者主要携带BQ.1和XBB;而上海本地感染者中除了BA.5.2以外,还有多个奥密克戎亚株相对占比较高。这些结果中尚未发现新的新冠病毒变异株。

 

2022年12月27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研究员潘阳接受新京报采访表示,2022年第50周,北京BF.7变异株感染约占71%,BA.5.2变异株约占29%。德尔塔、原始株均未发现在京流行。潘阳表示,近期北京市社会面监测数据显示,没有在社会面发现XBB、BQ.1等变异株流行,也没有发现原始株、德尔塔等非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流行。北京疾控:近期社会面未发现原始株、德尔塔、XBB、BQ.1

2022年12月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长许文波表示,BQ.1和XBB是奥密克戎新的变异分支。国际上,在一些欧美国家已经逐渐显示出,它们是优势毒株,主要表现为传播力和免疫逃逸能力增加。但其致病力和奥密克戎其他系列变异株没有明显区别,重症率和死亡率在流行BQ.1和XBB的这些国家没有显著增加。我国近三个月以来已经监测到BF.7、BQ.1、XBB传入我国,一共有130多个奥密克戎的亚分支输入我国,同时这50个亚分支引起关联的本土病例或者暴发流行,包括BQ.1和XBB,其中9个省49例病例中检出BQ.1及其亚分支,在3个省11个病例中检出XBB亚分支。整个BQ.1和XBB在我国尚未形成优势传播(目前还是以BA.5.2、BF.7为主),但其传播优势会逐渐增加,和BA.5.2和BF.7,以及其他50多个输入的亚分支,可能会形成一个共循环。

预防BQ.1和XBB,其实是和其他奥密克戎变异株一样的,我们采取的措施就是监测它的致病力有没有变化,监测其基因组有没有进一步的变异,如果其临床特征有任何变化,我们会和基因组特征联系起来进行研判,但是暂时还没有发现BQ.1和XBB在国内外引起重症和死亡增加的报道。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BQ.1和XBB在我国尚未形成优势传播

新毒株再感染风险会增加吗?

“目前XBB毒株的免疫逃逸能力有所增强,和我国流行的BA.5有所差异,感染BA.5后经过一段时间,保护力水平下降,遇到免疫逃逸能力强的毒株,再感染的风险会增加。但是,再次感染主要会发生在一些免疫力低下的人群中,免疫功能正常人群在短时间内再次感染风险比较小,而且感染后的症状通常比第一次轻微。”李侗曾表示。

视频来源:新华社

再次感染的概率取决于哪些方面?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王新宇也表示,XBB、BQ.1、BQ.1.1致病性和之前的毒株差不多,但免疫逃逸能力增加了。因此,造成的病毒传播速度可能比之前更快。如果遇到这几种毒株,再次感染的概率主要取决于两方面

一方面是再次遇到的毒株与BA.5和BF.7有多少重叠,如果病毒一直变异,交叉保护作用降低了则可能造成感染;另一方面则是看人自身抗体水平。

XBB.1.5毒株攻击消化系统?有必要囤蒙脱石散、诺氟沙星吗?

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表示:蒙脱石散是治疗腹泻的药物,一些新冠病毒感染者确实有呕吐和腹泻的症状,通常1~3天可以自行缓解,也没有发现XBB1.5更容易侵犯心脑血管系统和消化系统,治疗呼吸道感染和消化道感染的药物可以适当准备,但没必要大量囤积。”

XBB.1.5毒株攻击消化系统?医生提醒:囤诺氟沙星没意义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上海仁济医院消化科主任医师茅益民表示,诺氟沙星是抗生素,针对细菌感染才有效果,它并不适合新冠病毒引起的腹泻,滥用抗生素会损伤肝脏,甚至加重腹泻。茅益民称,正常情况下腹泻可以将病毒、毒素排出体外,不建议一出现腹泻情况就立即服用蒙脱石散等止泻药,如果连续多天多次腹泻需尽快就医。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强调,感染新冠病毒后,用药时一定要理智,合理用药,还要有些耐心,药物发挥作用要有一定时间。切记没有神药,没有特效药。更忌有病乱服药、无目的联合用药,反生药害。对抗新冠病毒的“主力”是自身免疫力。因此,囤药不如囤“好身体”。调整好身体状态,注意休息,适量多饮水,多吃新鲜水果蔬菜,保证营养的摄入,保持良好的情绪,提高机体免疫力,才是顺利度过感染过程的最重要因素。

针对消化道症状该采取什么样的干预措施?

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炎症性肠病学组副组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消化科主任医师郑青给予以下三大建议:

一是加强饮食营养。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要保持足够的营养摄入,增强机体抵抗力。建议三餐膳食根据自己身体耐受情况均衡搭配,以易消化、少油腻为主,要保证足够的水分、能量和优质蛋白、维生素。

二是对症治疗为主。对于较为常见的消化道症状,如果不是特别严重,一般不需要特别治疗,随着总体病情改善即可自行好转。症状较为明显者可给予对症支持治疗。

较为严重的腹泻,要注意补充水分和电解质,可适当使用蒙脱石散、黄连素、益生菌等对症处理。蒙脱石散主要治什么? 蒙脱石散有着极强的吸附作用,吸附病菌时也可能吸附其他药物,所以一定要和其他药物分开时段服用。一般不建议使用抑制肠道蠕动的药物止泻。可服用黄连素止泻,一般建议成人每日用量为600-900mg(100mg/片),分三次服用。可使用益生菌来改善肠道菌群,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使用益生菌时注意活菌要避免与抗生素同用。在确定合并感染的情况下,可以适当使用抗生素。

其它症状如呕吐可给予止吐治疗,对于腹胀、纳差可以服用一些促动力药(如莫沙必利、伊托必利)和复方消化酶等缓解症状。发生肝损伤的患者可给予保肝治疗帮助恢复。

三是寻找并祛除诱因。患者应注意避免联合服用多种含类似成分的药物以免超剂量;合理用药以尽可能减少药物不良反应;避免长时间大剂量使用抗生素;使用中药治疗应根据个人寒证、热证等具体情况选用,或在有经验的中医师指导下辨证论治。

自行服药数日症状未能改善,甚至有加重趋势,请及时就医。特殊时期,可以先选择互联网医院问诊,也可就近到社区医院就诊,注意谨慎排除其他消化道疾病所致的症状。

全新毒株“XBB.1.5”令人谈之色变。
美国疾控中心于美东时间2022年12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估计当周美国有40.5%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是由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亚型毒株XBB.1.5毒株引起的。科学家们表示,由于具有极高的“免疫逃逸”能力,XBB.1.5已经迅速取代BQ.1.1和BQ.1,成为美国的头号流行毒株。

 

 

%title插图%num

美国每周监测新冠毒株比例图(图片来源 红星新闻)

此外,据环球网等媒体报道,上海近日监测到了25例XBB毒株感染,其中有3例是XBB.1.5,都是境外输入病例,未造成本土传播。

XBB.1.5毒株在美国有多大的影响?北京时间1月2日上午,极目新闻联系了多位在美华人了解情况。
在美华人邢先生告诉记者,XBB.1.5毒株对美国北部地区影响较大,对他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影响相对较小。“普遍认为,感染XBB.1.5毒株后的症状,和感染其他毒株的症状一样。”邢先生说,他现在也没有针对XBB.1.5毒株进行特别的防护,很少戴口罩,“我女儿在学校也不戴口罩。”邢先生表示,事实上,多数市民并不能确定自己感染的是不是XBB.1.5毒株,因此他也不知道身边是否有朋友感染过该毒株。
在宾夕法尼亚州工作和生活的杨先生称,他前段时间看到过关于XBB.1.5毒株的新闻报道,但并未很在意。“现在普遍都不太把新冠当回事了,该干嘛干嘛。”杨先生说,他在室外没有戴过口罩,有时候去人多的室内还是会戴口罩。
家住密歇根州的张女士介绍,她因为住得比较偏远,家里没有有线电视,她还没有听说过XBB.1.5毒株。“我们全家都没有阳过,在2020年的时候还会戴口罩,现在很少戴了。”张女士说,平时她家里并未针对新冠毒株进行特殊的备药,“已经有三年没有去过医院了,平时家里会备些阿司匹林和创可贴、酒精棉球之类的常备药品。”
在马萨诸塞州的晏先生也称,他还没有听说过XBB.1.5毒株。“我曾经感染过,但不知道是什么毒株,当时吃了点退烧药。”晏先生说。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