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疫情现状,药物短缺,感染多为留守老人。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新十条”发布后,各地迎来疫情感染的高峰,导致退烧药等涉疫物资供应紧张。连日来,多个城市采取措施,不断提高药品供应保障能力,然而,对于防疫能力较为薄弱的农村地区,依然面临药物短缺、人手不足等问题。

 

农村疫情现状,药物短缺,感染多为留守老人。

国家卫健委在12月26日发布的通知中提到,充分发挥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网作用,做好重点人群健康调查,加强医疗资源配置,配足呼吸道疾病治疗药物和制氧机等辅助治疗设备。建立健全城市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与县级医院对口帮扶机制。畅通市县两级转诊机制,提升农村地区重症救治能力,为农村老年人、慢性基础疾病患者等高风险人群提供就医保障。

 

 

随着春节返乡潮的到来,部分基层医务人员开始担心,农村地区的医疗系统能否承担更大的压力?

 

 

12月26日,陕西、河北、安徽的三名基层医务工作者和中国新闻周刊谈到了目前农村地区的防疫现状。

 

 

他们的经验,或许能给即将到来的其他农村地区的疫情高峰,提供一些启示。

 

 

以下来自村医们的口述。

 

 

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堰口镇村医 杨春

 

 

“所剩的药还能坚持三天”

 

 

大概从12月20日开始,看病的人多了起来。

 

 

最多的时候,一天得有上百人,尤其是早上十点到下午三四点钟,医务室里全是人。

 

 

大部分人的症状都是发烧、嗓子疼、咳嗽、浑身疼,也有些人出现吞咽困难、吃不下饭的情况,体质虚弱的病患,除了对症下药,还需要打点滴补充能量。

 

 

我们村的常住人口约4000人,其中老人就有近800人,总共只有2名村医,压力很大。忙不过来的时候,只得让我家里人帮忙,但他们不懂医术,只能帮着打个下手。

 

 

农村最大的问题是缺药。疫情政策变更前,除了有基础疾病的老人来日常熬药、打点滴,卫生室里基本没什么人,我也没想过囤药。

 

 

“新十条”政策实行那几天,镇卫生院院长发来消息,提醒我们备药,以应对接下来的疫情,最好是能买3至6个月的量。但哪有那么多钱,而且12月12号我去下单时,已经买不到多少药了。

 

 

在医药公司那边,每次只能采购1000块钱左右的药,像针对新冠疫情的清热解毒和退烧的药,只能买到零星几盒,根本不够用。

 

 

进不到药,只能限制村民买药。有人跟我提出备药的需求,我基本都回绝了。出现症状来救急的,我们也把一盒药拆开来卖,每个人最多开3天的药。

 

 

即便这样省,也还是远远不够,像退热药安乃近,我在之前备了三大瓶,总共有几千片,但现在每天至少卖四五百片,剩的也不多了。

 

 

药片不够用,我们就采用中药材,按照县医院治疗新冠的方子熬药包。每个人配两副,再加一点西药,也能缓解症状,基本上喝两三天能好转。

 

 

麻烦的是,从12月26日开始,中药药材也开始缺了,药包也没法熬了。

 

 

我有两个村医同学,因为缺药,正在自己身上做试验,尝试能否通过针灸法退烧。

 

 

除了缺药,村民的医学常识也很有限。很多人出现症状,不会第一时间就医,有的人家有药,但又不知道怎么服用,还有些老人半夜出现问题,扛到天亮后,情况可能就变得严重了。所以日常我还需要为他们做一些科普,包括如何用药,如何物理降温等等。

 

 

如果出现紧急情况,比如孕妇或是有严重基础疾病的老人烧得太厉害,我都尽量让去他们上级医院治疗,就怕延误了时机。

 

 

万幸的是,最近村里感染的绝大部分还是年轻人和中年人,老人还不算多。但等过段时间春运返乡,外地打工的年轻人会陆陆续续回来,尤其是高龄老人,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到时候,县医院、市医院压力会更大。

 

 

我粗略算了一下,目前剩的药撑不过一周了,最多还能坚持3天。这两天也只能进到少量的药。

 

 

不仅是乡村医务室,镇上的卫生院、县里的医院药品的存量也不乐观。还有县医院的同行在我这里买药,给他们亲戚带回去吃。

 

 

这是我最担心的,如果没有药,有基础病的老人感染数量持续增加,接下来会非常麻烦。

 

 

这几天,卫生局也在统计各个诊所、卫生室的药品情况,但目前缺药的情况还没解决,希望药品可以尽快到位。

 

 

河北省邯郸市房寨镇村医 李良

 

 

“感染高峰期前囤了药,但人手不够”

 

 

邯郸这边农村的感染高峰期是在12月15号前后的这一周。

 

 

这期间我的诊所没缺过药。因为疫情高峰期到来前,卫生局就下了备药的通知,而且那时候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后来几天,我自己又开车去了医药公司,运气很好,又拿到了一些药。虽然没有布洛芬,但像扑热息痛、安痛宁针,我这里都有,还有清热解毒的清开灵,利巴韦林注射液,虽然都不是特效药,但也都有效果。

 

 

因为提前囤药,所以价格也没有太大波动,我们这里除了诊所,还有几个药房,村民都很清楚常用药的价格。

 

 

我们诊所里的退烧药,基本都不是板药,而是那种一瓶1000片的扑热息痛,进购价格也就几十块钱,一个人分几片就够了。所以一个人看病,两三天的药也就是八九块、十几块钱。

 

 

如果出现了新冠的症状,就是需要扑热息痛加一些抗病毒、止咳化痰的药片,或者再加点维C,板蓝根之类的就行。

 

 

但卫生室的条件还是有限,不做核酸检测之后,我们没有抗原试剂盒,也没重症监测的血氧仪,只能根据症状开药。

 

 

还有一部分人,要么高烧不退,要么过了几天症状都没有缓解,还有身体状况比较差的,就需要打针、输一些营养液。

 

 

虽然不缺药,但是人手特别缺。我们全村人口1200多人,常驻人口700多人,但除了本村村民,周围的村卫生室缺药之后,很多村民也会到我这里来。

 

 

这次的感染高峰期来得特别突然。在农村地区,基本上一个人出现症状,很快就感染一片。最多的一天,卫生室来了130多人,除了感染新冠的,还有一些慢性病的老人来看病,排队的人都到了门外。

 

 

天气很冷,很多人都喊着发烧、嗓子疼、浑身疼,我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处理完来卫生室的病人,我还需要上门给村民看病,有些人发烧严重到起不来床,还有的是老年人本来就行动不便。

 

 

高峰期开始后,我自己也中招了,头天夜里10点刚送走病人,凌晨3点又有人来敲门,说家里人烧到了40度,他们自己没法弄。早上7点多,门口又开始排队,我一直忙到下午2点多。嗓子干得冒烟,站起来有点发晕,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这么累过。

 

 

幸运的是,在高峰期,我这边还没有出现感染后重症或者基础疾病加重的老人,可能是因为这边的医疗条件比偏远山区好点,而且一直也没有缺药。

 

 

另外,以前我们村医务室和卫生院为65岁以上的老人建立了健康档案,村里谁家人有慢性病和基础病,我这里都很清楚。疫情出现后,我也会定期打电话过去问一问,看发烧了没有,或者有没有什么看病困难的。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就赶紧联系救护车进行转诊。

 

 

现在,我们这里的高峰期基本过去了,上级政府也启动了应急保供机制,更多的药品开始向基层农村地区倾斜,周围村镇缺药的情况也正在逐步缓解。

 

 

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光华村村医 郑甫仁

 

 

“没感染的老人就先别出门了”

 

 

我今年74岁,是一名癌症患者,前年做了结直肠癌手术,之后一直在化疗,今年再检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里了。

 

 

我们光华村在皖南山区,全村有7个村民组,常驻人口800多人,大概三分之一是老人和孩子。

 

 

我身体不好,所以就不去村委会那里的卫生室,改在家里给村民看病。那些躺在自家病床上没法行动的人生了病,我也没法挨个上门看诊。

 

 

最近一个礼拜,来我家看病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尤其这两天,我这里的退烧药全没了。我联系药品公司,他们说正在找药,等搞到了就联系我。

 

 

前几天,有爱心人士在网上帮我们筹集药物,给我们邮寄了退烧药和感冒药。

 

 

12月27日,我收到了一盒感冒灵颗粒、一盒对乙酰氨基酚,还有一大把口罩,这些药分给感染的村民,也就是一家子的量,远远不够。

 

 

我中招之后,家里人很快也感染了,都躺在床上咳嗽。原来他们还能搭把手,现在没办法,只能我自己坚持。

 

 

全村只有我一个医生,村子距离县城30公里,距离市区100公里,很多老人都指望我,我不能躺下。

 

 

取消核酸后,因为没有抗原,我也没有办法准确判断,来的人到底是新冠患者,还是冬季流感,还是普通感冒,只能根据经验对症治疗,灵活掌握。

 

 

我每天早上七点开门,要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最近每天大概有20个人来家里看病,大部分都是拿药。能口服就不打针输液,开的药主要也是镇痛、退热、抗病毒的。

 

 

还有一部分人来找我买备用药,怕等到生病时,我这里断药,去县城又不方便。但是我现在缺药缺得厉害,这种情况我没办法卖给他。万一之后有老人或者症状严重的人要用药怎么办?我要给他们留一些。

 

 

没有药,我只能跟他们说,要是症状轻微,能扛就扛一下,要是发烧头疼,感觉扛不过去了再吃药。身体状况实在不行,就赶紧去县里的医院。

 

 

我们县医院,很多医务人员也感染了,也得在家休息,他们也很紧张。

 

 

村里八九十岁,年纪特别大的老人,大部分还没有感染。但是他们身体本来就比较差劲,真要是突然感染了,情况可能会比较严重,治疗起来也比较麻烦。

 

 

所以我反复叮嘱那些还没感染的老人,现在尽量别出门,减少和外人接触,尽可能的避免重症发生。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