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召国与马云马化腾合影站C位“微商教父”吴召国公司暗藏传销黑幕?

  • A+
所属分类:大杂烩

2021年末,当昔日影视明星张庭夫妇旗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查的消息还未成为吃瓜群众的谈资时,人们仿佛早已忘记了“微商”这种没落多年的商业模式。

曾几何时,伴随着社交平台的兴起,作为风靡朋友圈的营销“魔术”,“微商”承载了无数幻想成功的创业梦,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惊叹的财富神话。

这其中,被称为“中国微商第一人”、“中国微商之父”的山东年轻人吴召国,无疑是“微商”盛行时代最大的红利获得者。

1年时间,从3个人到近万员工,从100平的办公室到13层高的独立办公楼,从50万到身家上亿,这个不到而立之年的创业小伙不仅把微商模式玩得炉火纯青,甚至还一度成为了“农村娃走出去”的励志典范,而由他一手打造的微商企业——思埠集团,也由此成为微商行业的“领头羊”。

%title插图%num

吴召国2015年曾接受《楚天金报》专访

一切本来顺风顺水,直到“微商”与“传销”的一线之隔被逐渐打破。

就在张庭夫妇引爆舆论的同期,思埠集团涉嫌传销的“面具”也再次被揭开。

1、王老吉“哔嗨啤”涉嫌传销被查,思埠集团被冻结2亿资金

据此前公开质疑张庭夫妇旗下公司涉嫌传销的“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微信公众号披露,思埠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共计7个银行账户,近日被河南省获嘉县市场监管局申请冻结资金共计2亿元。

冻结原因是获嘉县监管局在查处广州美埠购商贸有限公司等关联企业涉嫌传销资金一案中,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故而对涉案证据申请保全。

%title插图%num

据悉,此次被冻结账户,与此前思埠集团推出的“王老吉哔嗨啤”项目有关。对此,凤凰网《风暴眼》拔打了思埠集团官方电话,但皆无人接听。

凤凰网《风暴眼》查询发现,在“思埠集团”官方微信号上,首次关注后会自动跳转留言“点击了解阿波罗计划”,并附带一个跳转链接。

%title插图%num

该链接所指的正是此番涉嫌传销被立案的项目——思埠集团联合广药集团推出的“王老吉哔嗨啤”宣传文章,发布时间为2021年6月28日。

%title插图%num

图源:思埠集团官微

该文提到,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指出,阿波罗计划将以“实体+V”的形式联通线上线下,用微商独有的方式进行360度全方位覆盖市场。

“ 这一计划将开辟出微商界的新赛道,甚至影响到整个消费市场,撬动起千亿的蓝海市场,目标在2021年冲刺10亿销量,1-2年内将王老吉哔嗨啤铺设到全国各地,实现啤酒百亿销售”,文中称。

%title插图%num

思埠集团吴召国,图源:思埠集团官微

凤凰网《风暴眼》注意到,文章中称,微商特有的“遍地开花”销售体系,思埠遍布全国的“百万雄兵”能帮助王老吉“哔嗨啤”用更低的成本、更快的速度铺开市场——只需1个总货源点,所有的微商代理拿到货就可瞬间把就近所有可能的点都覆盖上。

文章表示,将通过打造联名款——王老吉“哔嗨啤”,计划在未来1-2年内做到100亿,今年预计目标做到10亿销售额,并称“哔嗨啤将以‘龙卷风’之势,攻占全国线下市场”、“哔嗨啤一经铺开,必将会是雨后春笋搬的爆发。有王老吉的地方,就有哔嗨啤!”

与此同时,该文的转发语也十分高调,称“一到两年100亿,又一个微商界的巅峰奇迹,即将诞生。”

%title插图%num

 “哔嗨啤”的经营模式为何会涉嫌传销?

据相关媒体此前报道,该项目在经销上共有三个层级,分别是——VIP批发商、高级批发商、总代,各层级的代理价格差异明显。

其中,VIP批发商的代理价格为1000元,并配送10箱王老吉哔嗨啤啤酒(500ML*12灌);高级批发商的代理价格为1万元,并配送130箱王老吉哔嗨啤啤酒(500ML*12灌);而总代的代理价格则高达15万元,并配送2500箱王老吉哔嗨啤啤酒(500ML*12灌)。

加盟“哔嗨啤”后,批发商除了赚取零售差价外,还可以通过“招募其他代理”的方式获得利润——VIP批发商招收同级的利润为250元;高级批发商招收同级的利润为2000元,招收VIP批发商利润为350元;总代招收同级的利润为2万元,招收高级批发商的利润为2850元,招收VIP批发商的利润则为450元。

此外,批发商如果参与全国总批发商竞选并成为“运营中心”,还可以享受全渠道出货到运营中心地址的订单奖励,奖励周期为1年,每季度结算一次奖励。奖励规则如下:市级运营中心利润半级差40%;省级运营中心利润半级差35%;大区运营中心利润半级差25%。

也就是说,成为“运营中心”的代理商还有拿货复购利润以及区域利润,且代理级别越高收益越可观。

%title插图%num

在市场监管部门相关人士看来,哔嗨啤的经营模式涉嫌传销。

据河南省获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办案负责人此前对媒体的回应,该案件正在调查阶段,相关资金已经冻结,涉案公司正在提交相关材料。

据悉,市场监管部门是在接到相关举报后,才对”哔嗨啤”项目正式展开调查。“经初步了解,从事该项目的人数不少。正常从事微商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些微商经营模式超出正常范围,走上传销的模式,这个就不合法了。初步调查来看,‘哔嗨啤’经营模式有传销的嫌疑,案件还在办理当中,所以还没有最终定性。”

对此,思埠集团品牌负责人则回应称,“我们只对企业进行招商,而非个人。”

2、深陷“传销”质疑多年,思埠集团什么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思埠集团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微商企业的“鼻祖”,拥有天使之魅、黛莱美、素佳、纾雅、雅顺、水之淳、可舒儿、纤乐姿、婴爱尔爱等自主品牌,以及百雀羚、植美村、太太、CMM、华药、自然菲等合作品牌。

截至目前,思埠集团控股子公司包括广州美埠购商贸有限公司、广州柒拾柒秒科技有限公司。此外,思埠集团还曾于2015年1月6日正式入股中国本土第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日化企业幸美股份,并于2017年提出了上市目标。

吴召国曾向媒体透露:“思埠争取在2018年年内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但之后却再无进展。

在思埠集团的官方简介中,公司称,成立至今,全球300多万人通过思埠在家创业,其优势之一就在于“操作简单方便,加入即可轻松上手快捷创业”,并宣传称“不囤货、低风险、低成本”、“普通人在家轻松创业法”、“不管你是全职还是兼职,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业方式!”

%title插图%num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思埠集团作为微商界的知名企业,却并不是第一次被质疑涉嫌“传销”,而企业资金遭监管部门冻结也是早有先例。

2019年,思埠旗下的”未来集市“就深陷传销风波中。公开资料显示,“未来集市”是思埠集团在“微商”日渐式微下转型社交电商的主打项目,主要通过社交分享的方式链接各种商品,涵盖种类包括水果生鲜、美妆个护、母婴用品、居家日用等类目。

2019年7月,号称“自购省钱,分享赚钱”的社交电商平台“未来集市”正式上线。然而上线仅不到10天,未来集市公众号就因“涉嫌违规分销”,在7月初被微信官方封号。

%title插图%num

两个月后,2019年9月,因涉嫌传销,未来集市被湖南省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向衡阳县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未来集市”相关公司的银行账户及理财产品、财付通商户号及所绑定的银行账户。

%title插图%num

据了解,当时未来集市的分销模式,分为三个等级,其最高等级“战略合伙人”甚至可以拥有无限级别的“下线”,团队规模最大可以发展到750人以上,“上线”可以从团队所有“下线”(包括与自己无关的“下线”)的销售中抽佣,其模式已经严重涉嫌传销。

凤凰网《风暴眼》查阅某投诉平台发现,截至目前,有关“未来集市”的投诉多达上千条,其中充斥大量“虚假宣传”、“虚假销售”、“拒不退款”等消费者反馈。

%title插图%num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未来集市”成立前,思埠集团还因该项目获得过两家知名VC机构投资——2018年1月,获得赛富亚洲5000万元A轮融资;2018年5月,获华创资本B轮融资5000万元。

%title插图%num

此外,依托“未来集市”,思埠集团还曾于2019年获得周鸿祎的垂青,和360金融达成战略合作,完成B+轮战略融资,但并未披露融资金额。

%title插图%num

但谁也没想到,“未来集市”的“未来”仅不到数月就深陷”传销“风波之中,被要求下架整改,甚至被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法院申请冻结公司账户。

不过,在刚刚上线就因为涉嫌传销经历一系列风波后,未来集市并未倒闭。

随着新零售概念的逐渐兴起,2019年底,吴召国对未来集市进行升级,将思埠微商和未来集市的会员资源整合,在未来集市APP中推出了名为集市社群新零售的项目。而这个模式也被质疑“传销”。

从事反传销工作多年的周军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所谓的集市社群新零售模式,不过是利用2018年开始屡遭打击的“应价零批”模式和“新零售”概念进行杂交的产物。其出现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使其更具有迷惑性而已。“

3、思埠屡陷“传销”背后,“微商教父”吴召国发家史

“得吴召国者,得微商”,在某次“未来集市”的活动上,主办方曾用这几个字形容吴召国在微商领域的地位。

%title插图%num

翻阅吴召国的履历可以发现,他成功的速度确实超越常人——靠做微商卖面膜,一年时间,从3个人到近万员工;用50万赚到1个亿;从100平的办公室到13层高的独立办公楼。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11月,成立仅7个月的思埠集团就已达到20多亿元的月流水,营业规模高达9亿元,成为毫无争议的微商第一品牌。品牌代言方面也不逊色,全部是国内一线女演员的身影。

%title插图%num

在思埠集团官微发布的“集团简介”中,对于吴召国,思埠集团用了四个字来形容——精神领袖。

而在思埠的代理圈里,吴召国更是一面特色鲜明的旗帜,他们将吴召国捧在极高的位置, “吴召国所在之地,吾心之所想”。

%title插图%num

梳理网络上流传的吴召国故事,不得不承认,从某种程度上,吴召国确实可称的上是“励志典范”——从小家境贫寒、高考落榜、做苦力养家,面试数十次被拒、与人合伙被骗、创业产品惹上官司……历经人生疾苦,最终平步青云。

而思埠集团能够做大并且吸引成千上万名微商加入,或许也与吴召国强大的营销能力分不开。

2015年,年仅31岁的吴召国在出席某会议期间与马云、马化腾合影,直接站在C位。

%title插图%num

这张照片流传开后,很多人都感到疑惑:吴召国是谁?为何能够与两位顶级互联网大佬合影?甚至有很多人怀疑这张照片是P的。

这张照片给吴召国和思埠集团赚足了眼球。而在吴召国的创业生涯中,类似的事件数不胜数。作为营销高手,吴召国几乎不放过任何一次利用名人、明星效应来进行个人营销和企业的机会。

林心如、李晨、贺军翔、明道、杨幂、袁姗姗等当红艺人都曾与吴召国合影,有的甚至还曾是思埠旗下产品的形象代言人。

%title插图%num

吴召国的“大手笔”不止于此。2014年、2016年,思埠集团两年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年会,并邀请撒贝宁做主持,成为中国首家在人民大会堂开年会的企业,一时间风光无两。

%title插图%num

但高调营销背后,与之相随的却是吴召国以及其微商帝国一路以来的巨大争议。吴召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90%关于未来集市的报道和评论都是负面的。”

尽管屡陷争议,但吴召国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公司有传销行为。2019年未来集市被监管部门申请冻结账户后,有网友跑到吴召国的个人媒体下方评论留言询问状况,有一位网友写道:“吴弟,未来集市还好吗?”

吴召国本人回复到:“挺好的,发展速度太快,导致一些问题,有关部门认为你有问题,冻结账户调查也是正常现象,我们第一没有受害者,第二没有非法所得,不知道一大群看到账户被冻结,兴奋的不能自已的人是什么心态。”

面对微商的落寞,吴召国又开始转向直播带货,并信心满满:“直播带货如果你今天不把握住,一定相当于2013年你错过微商。”

转为主播的吴召国,人气不减。2020年末,快手发布带货达人榜,吴召国以“直播12小时,GMV达到1.45亿,观看人数达1100万”的数据排名榜单首位。

%title插图%num

今年1月5日晚,吴召国在直播中透露,将自己公司整栋楼给卖了,20多层的思埠众创空间大楼,卖了接近60个亿。

不少网友猜测,吴召国是因为补交税款,才出此下策把楼给卖了。不过,吴召国回应称:

“我经得起任何部门调查,我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交了将近百亿的税。卖掉大厦并不是自己缺钱,而是公司有了新的调整,在另外一个产业园建了两座小楼,规模虽然没有这么大,但是够用,我一直主张不浪费任何资源,所以这栋二十几层的大厦就卖了!”

吴召国卖楼究竟是不是因为缺钱,我们不得而知。但如今,随着监管趋严,竞争加剧,直播带货似乎也没那么好做了。

受害者揭露思埠传销内幕,有人被骗后穷得只能吃馒头

尽管吴召国并不承认自己的公司存在问题,并且通过种种营销手段给思埠披上了一层”光鲜亮丽“的外衣,但其销售模式的传销质疑从未停歇。

曾在2019年被诱导加入思埠,被骗24万余元后幡然醒悟并坚持维权的李晓芳向凤凰网《风暴眼》讲述了她在思埠的亲身经历以及所见所闻。

据李晓芳陈述,她是在2019年接触到思埠的,之前自己也了解过微商,加有微商的微信群。当时有人在群里发了未来集市吴召国相关的介绍,各种微商背书和链接,同时鼓吹大家要在所谓的转型社交电商的红利期抓紧把身边的人脉资源利用起来,让大量建群。

“那个人说未来集市多么多么好,只要花399元就能成为店主(还送一套礼品)。而且成为店主后拉人发展(下级或者平级)都有升级返利,卖出东西不仅有奖励还能升级,还能拿发展的下级以及平级在未来集市消费的返利。”李晓芳说到。

李晓芳表示,本来自己还有所怀疑,但那个人在群里发了吴召国和马云马化腾的合影、思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年会的视频、各种明星的代言、还有所谓的加入未来集市一个月赚几十万改变命运的视频等。再配合一些精心雕琢的洗脑话术和套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心动了。

%title插图%num

在李晓芳成为399店主后,思埠总部的人就开始不断的给她洗脑,让她尽快升级到铂金并且入驻思埠总部,并拿期权诱惑李晓芳。说吴召国特别重视自己大厦的核心团队的培养,在总部升级成为战略合伙人是可以拿到期权的。

后来李晓芳发现,他们会根据前期交流了解的每个人的学历、收入、家庭等背景,为每个人“量身定制”一套洗脑话术,对“重点发展对象”也会格外多花一些心思。

李晓芳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思埠(未来集市)对外公布的是399店主、铂金店主、钻石店主三个级别,但后来了解到其实钻石级别以上还有战略合伙人、准合伙人、合伙人级别。而级别从高到低的经销商们构成了一个层层抽佣的金字塔结构,且达到相应级别后,如果完不成任务,还要面临惩罚。

那么如何实现身份的升级呢?李晓芳表示,黄金想要到铂金级别是需要发展20个人,或者最快的方法就是上级安排买“号”,所谓的“号”就是一个经销商对应的下级数量,等级越高,需要的“号”越多,经销商需要拿的货物也就越多,而货物只能从自己的上一层级那里拿。因此,想要升级,要么招更多的下级代理,要么自己掏钱买“号”。被洗脑的人在实际拉人头过程非常困难,因此很多人为了升级往往选择自己花钱囤货。

%title插图%num

据李晓芳回忆,2019年7月,自己后来的“上级”罗某和梁某某,以总部创始人合伙人身份称,只要在8月前在他们名下重新激活一个账号并且入驻到总部思埠大厦,有机会都能分到期权,连保洁都有拿到期权的可能。

罗梁两人自称思埠公司做了很多年,思埠一直往上市方向做,预计年底上市。同时给李晓芳看了很多吴召国的各种宣传视频,包括香港年会说上市的视频,然后诱导催促李晓芳一定要赶紧。

李晓芳表示,自己以前上过当,有一定的防备心理,所以还是很谨慎的,私下自己也通过工商信息网站和天眼查等查了很多资料。但当时在网上能搜到的基本都是思埠和吴召国的正面信息,吴召国对外塑造的形象也很好,就觉得应该是靠谱的。

“可能之前他们的洗脑话术也起了作用,我当时头脑一热就辞职去思埠总部大厦了,其实我之前的工作挺好的。”在说起这件事时,李晓芳也感慨到,“我当时这么小心谨慎,还是不知不觉的被拉进这个大坑里,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傻还是对方的套路实在隐藏太深。”

到了思埠总部大厦后不久,李晓芳就开始接受各种洗脑培训。据她回忆,当时同期大厦里各个团队来自全国各地的接受培训“一起创业”的人大概有两千余人,而且仅仅是一期的人数。能在大厦长期留下来的就接受面对面的培训洗脑,不能留下来的回去也是在社群里被排课培训洗脑。

李晓芳透露,经销商们在入驻思埠大厦前需要提前申请办理“门禁卡”,凭卡才能进入大厦。思埠也会嘱咐大家要注意媒体,发现可疑人物要及时报备。后来还出了一个入驻准则,要求”专一从事思埠事业““家人支持”“收入能养活自己的生活开支”等。

但李晓芳发现,思埠对这些要求会区别对待。例如有很多人都是瞒着家人来的,但只要交钱思埠也不过问;而对于一些约束性条件,例如专一从事思埠工作、不能互加微信等,思埠却严格执行。

%title插图%num

李晓芳表示,在思埠大厦的培训就是各种训练营,超梦“培训”、梦埠“内训训练营”、微跃的“铁军训练营”等。而这些培训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社交电商是时代红利错过就没有了——举例宝妈无业青年加入思埠创业实现翻身的典型——播放吴召国及思埠高大上的宣传视频——裂变话术和发展下线的的实操方法。

而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些所谓的培训中充斥着洗脑、体罚、PUA的内容。李晓芳表示,思埠的各种“课”各个层级老大组织的的“培训”会给“经销商”定目标,让大家相互PK,如果完不成目标就要受惩罚。

“他们让两个人PK,喊‘我要加油’‘我要完成多少业绩’等打鸡血的那种口号,你完不成就让你在地上爬,从这头爬到那头,然后也有罚做俯卧撑的。”李晓芳表示。

%title插图%num

“经销商”们在思埠大厦接受的各种培训活动

让李晓芳记忆深刻的是,当时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生被罚做俯卧撑。这个女生做了将近500个,做到整个人虚脱了进医院了,她的上级和团队里却没有任何人管过她,问过她。

%title插图%num

另外,在培训中思埠还会对“经销商”们进行PUA。李晓芳记得,那些培训的层级老大们会不停地催促让你升级,说什么“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如果你招到代理了却没有货就会断货”“货卖不出去是你能力不够”等。

在培训的同时,“上级”罗梁二人还继续给李晓芳灌输升级到战略合伙人就有期权,内部已经开始在统计各种数据,为上市为内部匹配期权开始做准备了之类的话术。同时,吴召国也有一期社群课内容是专门讲升级业绩后拿期权的。

%title插图%num

李晓芳的上级梁某某(左)和罗某(右)

“外面的人都以为思埠的经销商全是一些宝妈,其实不全是,里边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高校大学生,有刚进社会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有离婚的或者没有人生规划的中年人,有实体店老板、退休老人等,有的人还把年龄非常小的孩子也带到了大厦。吴召国对外宣称这是在带领‘弱势群体’创业。其实不管你赚没赚钱,都逃不出被洗脑鼓励买货升级的套路。”李晓芳表示。

李晓芳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自己当时对于花钱升级也有过怀疑。但看到参加培训的各种人物都有,其中不乏一些家境、学历不错的人,而且有的人已经待了三四年。这些人肯定也都不傻,因此自己也就没再多想。

之后李晓芳投资24万余元,升级成为战略合伙人,加上“双11优惠”活动和李晓芳前期的投资实际缴纳接近25万余元。升级前也有仓库费用、货物销售、保质期、退货等很多顾虑问过上级。但都被上级提前准备好的一套几乎完美的说辞说服。为获得思埠上市的“期权”,期间李晓芳因投资金额不足在11月初低价卖掉给父母养老的房产参与未来集市投资。

%title插图%num

李晓芳给“上级”罗某和梁某的转账记录

但李晓芳交了20多万升级后,目的达到的上级却不再搭理自己。最后,不仅所谓的“期权”没有拿到,看着租的仓库里堆积如山的已经发潮还没有卖出去得货物,李晓芳终于幡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家庭原本也不富裕的李晓芳向自己的“上级”提出要退货拿回自己的钱,但被告知只能“清货”。

李晓芳指出,当时其实已经有了思埠涉嫌传销的报道。而思埠总部对内部员工和社群的说法是:“因为思埠太厉害,未来集市太火爆,所以招致同行眼红使坏捣乱,吴总会处理好。越是这个时候你们越要坚持,不然正中对手下怀损失的都是自己。”

%title插图%num

堆在仓库里的货物

而所谓“清货”,就是降价处理,例如当初花100多块钱的东西只卖20-30元甚至更低。李晓芳透露,思埠规定“清货”不能卖给思埠内部的人,如果被发现,就会把你的号和级别作废或者降级,你下面的代理也会转给别人。

在思埠总部附近的马鞍山地铁站莲塘村等,有人专门低价收这些“清货”,再通过其他渠道卖出去。但李晓芳曾听别人说,收“清货”的人里有一些和吴召国等思埠总部高管或者他们的亲戚是认识的。思埠也会定期联合工商部门去村里“打假”,其实就是预防思埠大团队长或者团队的人从这里低价拿“清货”,影响到思埠本部的出货。

%title插图%num

为了拿回自己被骗的钱,李晓芳在北京和广州之间奔走维权,与思埠高管郭某某和曹某某多次周旋,但均被来回推脱,迟迟得不到解决。无奈之下,李晓芳只能在思埠大厦下蹲守“堵”下播吴召国,希望吴召国能出面解决。

在思埠大厦下连续“蹲守”了几个晚上后,李晓芳终于堵到了吴召国。“这20多万的钱对我的家庭很重要,我当时情绪也有点激动,当场给他下跪了,膝盖都跪的擦出血了,跟他说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他当面说的很好,承诺这个事情一定给我解决。”李晓芳表示。

之后吴召国的助理确实找过李晓芳,也安排人事部的人对接过。李晓芳本来以为事情很快能够解决,但没想到之后一拖再拖没了音信。情急之下,李晓芳找到一些从事反传销的自媒体曝光这件事。

文章发出来后,很快就有思埠的人来找李晓芳解决问题。最后,除了前期升级后返利的五万余元,李晓芳拿到了思埠(未来集市)的退款10万元余左右,剩下的5万余元思埠称是在总部的各种“培训费”,不予退还,最后跟思埠对接的人反复周旋,说不退就找媒体。后来再次找吴召国才得以退还。最后仍有部分未退但精力有限,以自认损失告终。

李晓芳表示,其实像自己这样坚持要求退钱解决的人几乎没有,99%的人都是去清货的,以拿货价的四分之一价格甚至更低价清货后,自认损失自认倒霉离开思埠大厦。

“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吃人血馒头,就没有一点点良心。因为那些上级或者是上上级,还鼓动部分人去办信用卡买货升级,很多大学生包括说是年纪不大的,十几、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们思想不够成熟,就真的去办信用卡,很多人到现在都还在负债没还清。”李晓芳感慨到。

李晓芳还透露,很多人被洗脑为了升级买了很多货卖不出去最后只能赔本清货,几乎身无分文,在大厦见到的有些人连几块钱的菜都吃不起了。“我亲眼所见,有些人吃不上饭,每天就是自己买点馒头,去盛一点菜汤,因为要汤不要钱,然后就这样在思埠大厦勉强度日。”

李晓芳表示,之所以选择将自己的经历讲出来,是不想让更多人的受骗,因为有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清醒。“思埠洗脑挺厉害的,再加上吴召国个人形象方面塑造的不错,被骗的人就会觉得好像确实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能力不足。”

%title插图%num

据李晓芳回忆,当时吴召国对内说自己就是所有人的“大舅哥”,几乎人人对他都是顶礼膜拜,亲切的说着“大舅哥”带着我们创业。这也导致一些发现受骗最后醒悟的人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甚至对世界观都产生了怀疑。

李晓芳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维权过程中自己也联系上一些受害人,也聊过维权,但是却很少有人站出来维权。一部分人是觉得他的后台太硬,胳膊拧不过大腿,有些人觉得挺麻烦,就自己认栽了,不会想着去维权。还有很多人觉得时间和精力有限等,迫于生活压力而无奈沉默。

“但这种沉默或许会让更多的不明真相的人上当受骗,深陷传销而不自知。思埠后来换了很多模式,例如未来集市改为集市新零售,后又升级为星选,还有‘生活有鱼’‘流行日记’‘哔嗨啤’等,其实模式都是换汤不换药。”李晓芳表示。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