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父子,被全球追债。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张近东、张康阳父子,以及他们实控的苏宁集团,正陷入一场波及全球的追债漩涡。

7月19日,香港高等法院判决张康阳败诉,要求后者作为担保人,向一家海外银团偿还一笔超过2.55亿美元的借款。

这份判决书显示,原告为中国建设银行(亚洲)有限公司,其代表一个由多家境外金融机构组成的银团。根据贷款协议,2020年8月起,该银团向Great Matrix Limited 提供了 1.65 亿美元贷款,并认购了由 Great Matrix Limited 发行的8500万美元票据,票面利息为7%。判决书并未披露该银团包含的详细名单。

借款人Great Matrix Limited实为张康阳实控的一家离岸公司。1991年出生的张康阳,为张近东独子,目前为苏宁易购董事,并担任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主席,常年远驻国外。

据作者了解,该笔借款最早源自于苏宁集团便利店业务苏宁小店的一笔再融资交易。苏宁易购公告显示,2019年5月,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 65% 的股权,分拆剥离给张康阳控股的 Great Matrix Limited 和 Great Momentum Limited。其中,Great Matrix Limited出资2.475亿美元,认购55%的股权。

在前述与境外银团发生的这两笔借款中,苏宁电器集团任公司担保人,张近东父子为个人担保人。本应于2021年9月10日到期的借款,由于触及苏宁的各种违约事件,加速至2021年7月 5日到期。

苏宁债务危机蔓延至今,该借款早已逾期且还款无望,这群海外债权人开始对张氏父子进行全球法律追债。

图片

为规避债务不领国米薪水?

7月19日,原告方建银亚洲背后银团的代理律师、高博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康健告诉作者,银团的代理行建银亚洲早前曾在内地起诉上述三个担保人,进展不顺后,就撤销了对张康阳在内地的诉讼,改去中国香港起诉,今天香港高等法院这一宣判,也是境外债权人对张康阳的债务诉讼中,拿到的第一例判决结果。

这起官司并不复杂,张康阳本人也并未出庭。判决书显示,张康阳的代理律师提出了多个抗辩理由,包括内地法院更适合管辖、个人对再融资事宜不知情、签名系伪造等,但均被法官驳回。

判决书显示,张康阳辩解,“本人担任Great Matrix董事和持股是苏宁集团管理层决定和安排的事项,只是在Great Matrix事宜上,按照苏宁集团管理层或相关部门的指示行事。”

此外,在2022年6月23日召开的庭前听证会上,张康阳曾要求笔迹鉴定专家介入,但专家报告证实,一份协议副本上的6个签名中,5个为张本人书写,剩余一个签名则是电子副本。

虽然此次境外债券人胜诉,但想要如愿拿回这笔美元借款也并非易事。“我们了解到,张康阳个人名下直接持有、有价值的资产非常稀少,后续执行不会是非常简单直接的。”康健说。

作者查阅公开资料显示,张康阳在海外似乎并不直接拥有房产、境外收入等。比如,国际米兰就曾决议将张康阳作为俱乐部主席的薪酬降为零。不过,比如关于他驾驶豪华超级跑车、佩戴高价手表等高端生活的花边新闻,仍不时见诸媒体报道。

至于下一步追债行动,康健表示,债权人的代理行已经在意大利对国际米兰俱乐部开展了诉讼,要求俱乐部正常支付张康阳履职薪酬,并认为俱乐部不支付薪酬的行为是在协助其规避债务责任从而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

据了解,该起诉讼已在2022年7月18日,由意大利米兰民事法庭正式立案。

截至目前,张康阳及苏宁一方尚未对该判决予以公开回应。

图片

国内债权人多为供应商

这2.5亿美元债务,只是苏宁庞大债务的冰山一角。除上市平台苏宁易购外,庞大的苏宁集团,业务还包括苏宁置地、苏宁体育、苏宁电器、苏宁消金等。目前,暂无苏宁整体债务规模数据。

海外债务中,南华早报报道称,2021年9月,苏宁集团一笔总额为6亿美元的债务到期,苏宁提出展期要约方案,避免触发交叉违约。目前尚无该笔债务最新进展的公开消息。

2021年8月25日,山东高速集团旗下子公司山高金融公告称,其已在香港向Great Sunrise Limited,以及在南京中院对张康阳、苏宁置业、苏宁电器集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被告偿还拖欠到期的1亿美元票据。目前尚未查询到这两起官司的更多进展。

这笔票据源自2020年6月12日,山高金融认购苏宁控股集团旗下离岸公司Great Sunrise Limited发行的1亿美元票据,年利率为7.5%,借款为期一年,以苏宁置业为抵押,核心资产为无锡苏宁凯悦酒店的全部股权,担保人包括张康阳、苏宁电器。

此外,2022年1月,英国法院裁定苏宁体育旗下PP体育败诉,后者要向英超联盟支付2.13亿美元的版权费用;2022年5月,张康阳发微博庆祝国米夺得意大利杯赛冠军时,包括队长吴曦、吉翔等多位前江苏苏宁俱乐部球员,集体向其讨薪。

国内债务来看,苏宁易购年报披露,截至2021年末,其逾期未还银行等金融机构本息,触发交叉违约,合计应还金额为191.05亿元;此外,涉及供应商、应付票据等上下游公司的应付款项,合计逾期未还金额为328.93亿元。

红星新闻报道称,今年7月4日,就有两家苏宁供应商向南京中法院申请对苏宁易购进行破产清算,随后双方和解。

南京中院开庭公告显示,仅7月19日至26日,苏宁旗下公司作为被告的诉讼官司,就超过10起,其中多为买卖合同纠纷,涉事主体包括苏宁易购、苏宁体育、红孩子母婴电商等业务。

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关于苏宁集团、苏宁置业、张氏父子的债权案,均由南京中院集中管辖,这其中暂不包括苏宁易购。

此外,财新报道称,截至2021年末,苏宁内部员工理财逾期未兑付金额近10亿元,波及两三千人。

苏宁无力自救后,江苏国资入场纾困。2021年7月,江苏国资联合阿里、小米等产业投资人,以88.3亿元驰援苏宁易购,买下16.96%股份,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目前,失去控制权的张近东仍持股20.35%,为第一大股东,淘宝中国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9.99%。张近东辞任董事长、董事的同时,还提名了张康阳新增为董事。

苏宁易购公告披露,江苏、南京两级省委省政府对公司高度关注与指导,帮助有序恢复银企合作。2021 年 8 月成立联信委,有效维持了联信委各银行存量授信的稳定,并获得了来自于工、农、 中、建四大行以及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合计约105 亿元的新增授信。

不过,苏宁零售主业仍未走出低迷。苏宁易购上半年预估,归属上市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亏损预估为25.35亿元-27.35亿元,上年同比亏损为50.24亿元。

图片

  对话律师:张康阳称签名造假被驳回

《棱镜》:如何评判香港法院这次判决?

康健:判决符合债权人的预期,代理行在判决中取得全胜。香港法院完全支持了债权人的请求,驳回了张康阳的抗辩理由,以及他要求中止香港诉讼程序的请求。

《棱镜》:这个判决是最终判决结果吗?

康健:香港法院系统采用的是二审终审制,类似这次简易判决,被告有权利提出一次上诉。

《棱镜》:庭审中有超出你们预期的情况发生吗?

康健:这起案件事实很清晰,就是简单的债权债务关系。

张康阳在提交证据期限的最后一天才声称,自己的签名是被人假冒的而他完全不知道这次融资交易,还要求法院允许当事人提交笔迹鉴定专家证据。这个抗辩理由当时令债权人大跌眼镜。结果当事双方共同指定的笔迹鉴定专家认定,在提交鉴定的签字中除了有一个不是原件,是电子签名外,其他5份原件都应该是张康阳签署的。

《棱镜》:债权人对张康阳的抗辩作何想法?

康健:债权人对张康阳的反应极度失望和不满。他完全没有展现出在努力想办法解决债务问题,反而采取这些明显违背事实和常理的抗辩,试图去抵赖债务或者拖延债权人的执行行动。

《棱镜》:后续如何继续追债?

康健:我们了解到,张康阳个人名下直接持有、有价值的资产非常稀少,后续执行不会是非常简单直接的。但是债权人愿意去采取任何有效的法律行动去追讨这笔债权。现在香港法院做出了判决,这也给债权人的提供了更多有力的司法渠道去追踪、冻结和执行张康阳在全球的资产。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