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沪外乡人返乡:有人10倍价包车,有人凌晨走20多公里到火车站。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5月16日开始,铁路逐步增加上海虹桥站、上海站等的到发列车数量,逐步恢复正常运行。后续,航空将逐步恢复国内航班执飞上海市,适时调整国内外航司执飞上海市航班的客座率。而在此之前,由于出沪交通受限制,离沪返乡手续难办等,在沪外乡人的返乡之路仍艰难,有人抛下行李箱,选择凌晨走高架步行20多公里来到火车站等候列车;有人拼车包车花了高于平时近10倍的价格才顺利回家;有人遇到只接远单的包车司机,但还是硬着头皮花高价返乡。

抢票:定闹钟开加速包半个月也抢不到票

小秦是安徽合肥人,他来上海工作已有两年之久,期间,他一个人租住在上海宝山区。四月中旬,小秦用尽办法,尝试在各个平台和渠道抢回家的票,然而半个月过去了,每次他打开应用界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200张车票一瞬间被一抢而空。五月初,小秦通过黄牛花了1000块钱买到了回家的车票。“一般是下午一点半开始放票,我每次都定的一点二十八分的闹钟,提前两分钟进去,但就算买了最高价的加速包也抢不上。”小秦称,通过黄牛,仅一天的时间就买来了票,不过列车是经停合肥的,而平常从上海直达合肥的车票只要200多元。

得到家乡接受地的口头承诺,并在小区门卫处签下承诺书后,小秦便开始了他的返乡之路。

步行:他抛下行李箱凌晨跨越20多公里来到火车站等候列车

从小秦租住的地方到上海虹桥火车站路程约21公里,由于没有公共交通,也根本打不到车,小秦决定步行前往目的地。“我的行李箱都扔在上海的出租屋了,直接背了一个书包,装了两件衣服、一双鞋子和充电器就出发了。”小秦讲述,他于5月15日晚11点40左右一直走到了16日凌晨4点钟,提前看过线路图的小秦知道,现在,上海各个区的交界点是封闭状态,如果走地面小路势必会绕路,于是他全程走了高架。“当时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很少,只有防疫物资车辆和几辆警车偶尔经过,那些自己买不到票、小区不让他回的滞留人员甚至在桥洞下搭了帐篷。”

16日凌晨到达虹桥火车站后,由于车站候车处七点钟才会开放,小秦注意到,像他一样,也有很多人陆续拉着行李箱赶过来等在马路旁边,“有走过来的,也有骑自行车过来的,也有包车过来的,大家看起来都很疲惫。”

5月16日,小秦顺利到达合肥并开始集中隔离,小秦说,未来,他希望留在老家合肥发展。“在上海的这两个月,我吃了一个星期的泡面,吃了将近一个月的酱油拌米饭,四月下旬,小区开始发蔬菜包,但因合租,有一次我拿到手的物资只有两根青菜和一个菜花,我的房子还没有到期,但我不会再回去了,押金也不要了,只要人回来就行。”

拼车:有人花了高于平时近10倍的价格才顺利回家

“我觉得未来上海会如何复工复产仍是未知数,我想在这座城市彻底恢复正常后回一趟老家。”今年已经是彭先生在上海做房屋中介的第六个年头,他租住的小区属于防范区,每户一人可凭通行证外出一次,5月11日,带着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他顺利离开小区并坐上了开往湖北武汉的车辆。

“我是在一个群内找到了三个拼车回武汉的人,当时讲好了包车费9000块四个人平摊,后来有一个人放我们鸽子,等于最后我们剩下的三个人每人花了3000块,但在平时,从上海到武汉的高铁票也就三百多元。”彭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一开始就放弃了乘高铁返乡这个选项,“因为一票难求,再加上人多聚集,感染的风险也高。”后来,包车师傅从上海开到了嘉兴便把彭先生一行人放下来了,并帮他们联系了另一辆车,“包车司机是上海的,他只负责把我们送出城。”目前,彭先生正在武汉进行集中隔离。

选择包车回乡的人并不在少数,苗女士的父母曾在三月初从老家江苏来到上海看病,“父亲得了癌症,受疫情影响,父亲来到浦东的一家肿瘤医院后拖了半个月才做上手术,术后他们在医院住了一周。”3月中旬,听闻浦东没有车子可以过江开到浦西的火车站时,老两口出院在周边找了一家民宿住下等待回家。可一直到4月下旬之前,苗女士都没有为父母抢到车票,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同住在该民宿的人告诉老两口,有接远单的司机可以包车回老家。经介绍,苗女士的父母花了3000元包到了车。“一开始他们花了2700元租了车,但开到高速上没多久车子就坏了,司机没收他们的钱,又将他们拉回了上海,后来,他们花了3000元包了另一辆才顺利回到江苏。那个司机是上海人,他前一单刚把别人送回浙江。”苗女士说。

朋友帮忙:朋友头一天晚上有空 我提前12小时就赶到火车站了

牛先生是安徽六安人,在他眼里,虽然上海新增确诊病例数连日下降,但“回到从前那个上海”并不是短期内就能实现的,因此,他选择先回家乡等待。先前几次,牛先生尝试自行抢票,但屡屡失败,无奈之下,他在原票价的基础上多花了600元托黄牛才抢到了上海-汉口途径六安的车票。

牛先生称,他租住在奉贤区,担心当天赶车会来不及,而且,彼时公共交通停运,又打不到车,如何从家赶到火车站成了棘手难题。幸运的是,5月15日晚,牛先生的朋友刚好有空,便开车将他送到了虹桥火车站。“我们晚上八九点出发的,十点多到了虹桥火车站,一直到16日早上八九点钟过安检,我和众多人一样,漫漫长夜,我们只能守在马路边。”5月16日上午11时四十分,牛先生顺利坐上了返乡的列车……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