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东驱赶,“素媛案”罪犯妻子拒搬家,住同一楼的其他租客都感到不安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素媛案罪犯赵斗淳12日出狱,住进了妻子在11月中旬租的房子里。得知租客竟然是赵斗淳一家后,房东最近已经下了逐客令,但赵斗淳的妻子却拒绝搬家,称自己“没地方可去”。

被房东驱赶,“素媛案”罪犯妻子拒搬家,住同一楼的其他租客都感到不安

今年11月,赵斗淳妻子委托熟人,租下一间两居室,66平米,配备客厅、洗手间和厨房,租期两年。

然而,当得知租客竟然是赵斗淳一家后,房东下了逐客令,他说,住在一栋楼的其他租客都感到不安,有些人还要搬家,所以不得不要求赵斗淳妻子另寻住处。

不过,赵斗淳妻子以“没地方可去”为由,拒绝搬走。附近的房地产中介也表示,租赁合同已经签好了,房东的确没法赶走他们。

出狱当天晚上,赵斗淳打手电筒观察楼下抗议者

赵斗淳12日出狱,此后连续几天,上百名自媒体博主和看热门的群众,聚集在赵斗淳家楼下围观、拍照、叫骂,令附近居民不堪其扰,纷纷报警求助。最新消息称,目前,警方已封锁通往赵斗淳家的要道,禁止外人随意进入。

延伸阅读 “素媛案”原型罪犯出狱引狂欢?逐臭审丑的“网红病”得治!

“素媛案”原型罪犯赵斗淳出狱后,韩国民众怒了,网红却high了。先有服装设计师大张旗鼓推出印有其头像的连帽衫,紧接着一众视频博主涌到其家门口“现场直播”,或疯狂鸣笛、播放国歌,或半夜按喇叭、大喊“出来道歉”……据统计,类似视频在YouTube上一度飙升至40多个。附近居民不堪其扰,多次向警方投诉。

电影《素媛》很多人都不陌生,剧中作恶者将黑手伸向孩童,残忍情节不知是多少人的噩梦。如今原型罪犯出狱,附近居民的愤怒与焦虑可想而知,但网红博主们却一哄而上,在其家门口各种凹造型狂拍,“追星”般的狂欢令人大跌眼镜。究其本质,与其说是“呼吁正义”,其实是贩卖愤怒,是如蝇逐臭般无底线蹭热度。且不说会对附近居民正常生活构成干扰侵犯,更关键的是,喧嚣浮夸的“捆绑营销”,不仅会冲散“保护未成年人”的严肃主题,更会消解人们对“如何避免类似悲剧发生”的深刻反思。

透过这场闹剧,我们也能看到,逐臭审丑正成为一种跨越国界的“网红文化病”。在YouTube上,有人拍摄虐杀动物过程,有人直播“女友死亡日记”。更让人无语的是,还有美妆博主在疫情期间推出“新型冠状病毒仿妆”。审丑大戏一再上演,说到底还是流量至上的扭曲逻辑在作祟。正所谓,“注意力就是金钱”,短视频时代的快速到来,更让这一“传播真经”大放异彩。甭管哪个群体,只要“抖一抖”“播一播”的内容有人买单,分分钟就能“日进斗金”。而在真金白银的巨大诱惑下,一些人对流量的追逐愈发病态,似乎只要能提高点击率、增加播放量,公序良俗、是非美丑都可以抛诸脑后。

热度是流量,流量是价值,这是网红经济的逻辑。但也要看到,并非什么热度都可以蹭,什么流量都可以追。为了火、为了利不断突破底线、败坏三观,则是赤裸裸地“纵恶”,助长整个社会的歪风邪气。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网红世界里的这种“文化癌变”,我们必须重视起来、警惕起来。各大视频平台作为流量入口,首先要承担起把关责任,对迎合“恶趣味”的网红该封杀就封杀。此外,监管力量也应时刻在线,监督倒逼平台守土尽责。受众也应持有一份理性与清醒,对劣质流量“说不”,让“臭红也是红”的生意经失去生存土壤。

网红兴起并无“原罪”,关键需要向阳向上的打开方式。以法律与道德筑起“防火墙”,营造一种有生命力的“网红文化”,才能保护社会,保护我们每一个人。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快手
  • 快手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