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教授告了的知网:年入12亿,用几百元阅读卡发稿费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中新经纬12月10日电 (闫淑鑫)“翟天临事件”后,中国知网再一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近日,“知网擅录九旬教授论文赔偿70多万”等相关消息在微博上引发热议。随后,中国知网也被人民日报、央视网等评论称“店大欺客”“借鸡生蛋”。

据悉,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在中国知网出版,作者本人最高仅可获得100元现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检索阅读卡作为稿酬。但是作者的论文每在中国知网上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费用。

在这种模式下,中国知网吸金不少。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知网年收入近12亿元,毛利率近54%。

“低收高卖”,中国知网被指“借鸡生蛋”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89岁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把论文领域的平台巨头——中国知网给告了。原因是后者擅自收录他的100多篇论文,赵德馨没拿到一分钱稿费,自己下载还要付费。

赵德馨最终全部胜诉,累计获赔70余万元。中国知网不再收录他的文章,已收录的也全部下架。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人反映有相似遭遇,文章被中国知网收录,但自己完全不知情。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向中新经纬表示,中国知网侵权问题存在已久,但由于著作权侵权维权困难,判赔标准低,多数作者一般不会去主张权益。“同时大多数论文作者发表论文,其目的是为了传播自己的观点,而非获取收益,所以作者即使知道了被侵权,也会为了扩大论文的影响力而不去主张权利。”李旻称。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可以向中国知网申请稿费,有人称自己“毕业论文的稿费全是以中国知网充值卡的形式来发放”。

%title插图%num

微博截图

中新经纬注意到,2016年10月,中国知网曾发布一则“关于向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领取学位论文稿酬的通告”。根据该则通告,学位论文出版后,作者可联系杂志社领取稿酬,其中博士论文著作权人所得稿酬最高,但最高也仅有100元现金和400元检索阅读卡。

目前,中国知网的学位论文稿酬标准仍是依据该通告。

%title插图%num

中国知网官网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知网下载计费标准,每本论文每在中国知网上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一笔费用,其中硕士学位论文15元/本,博士学位论文25元/本。

%title插图%num

中国知网官网截图

北京一家学术期刊编辑莉莉(化名)向中新经纬表示,学术论文较为依赖中国知网,中国知网的阅读量、下载量、引用率等都是评价期刊质量指标之一。

据悉,该学术期刊每年都与中国知网有合作,会将期刊上的文章上传至中国知网,“中国知网每年给我们结一次钱,但不会直接给作者,给我们也很少,几千块钱的样子,具体金额根据下载量等指标决定。”莉莉称,中国知网上有很多数据库,不同数据库的稿酬标准不一样,“有几块钱一页的,也有几分钱一页的。”

一位曾在杂志社工作的编辑也称,其之前所在杂志社也会将发表文章上传至中国知网,中国知网也是将其检索阅读卡作为稿酬。

央视网评论称,中国知网的授权条款涉及“霸王条款”、垄断问题,没有真正体现出对知识原创者的尊重。论文作者呕心沥血创作出的成果,发表后被收入中国知网系统,用于牟取高额经济利益,而原作者却无法从中获得应有报酬。中国知网“借鸡生蛋”这本创新生意该改改了。

年收入近12亿,曾因频繁涨价被高校抵制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国知网所属公司为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同方知网),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18日,是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的子公司。

目前,中国知网已经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成为中国高校师生最常用的文献资料数据库。

据同方股份年报,同方知网主要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业务,目前已经形成“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中国博硕士论文数据库》、《中国年鉴全文数据库》《中国工具书网络出版总库》等一系列产品,以及知识资源互联网搜索、共享和网络出版服务。

同方股份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11.68亿元、归母净利润1.93亿元,毛利率53.93%;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4.96亿元、归母净利润1892.70万元,毛利率为51.30%。

据悉,中国知网曾因频繁涨价遭到高校抵制。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校方称:“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不成功。这些年来,CNKI公司涨价幅度过大的行为已经收到全国很多高校的抵制,包括许多知名的985高校。”

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知网每年的报价涨幅都超过10%,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但在不到1个月后,武汉理工大学又重新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

无独有偶,北京大学同年3月也曾贴出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称“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行为轻易妥协”。当时,北大图书馆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知网的购买费用涨价过高,已超出了图书馆的预算限额。

同方知网的一名销售人员对媒体透露,中国知网的总体覆盖率比同为数据库的万方、维普好很多,而且对高校的覆盖率要大于对企业的覆盖率。一位知网管理人员表示:“知网并没有所谓的定价规则,每年的定价是根据当年文献量、核心资源、独家资源等等而定,同时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比如版权问题等。文献多了,价格自然上浮。”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知网的优势就是掌握了核心的版权资源,或者把绝大部分期刊的版权资源都买断了。中国知网如果没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地不断涨价,有可能会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

李旻则认为,知网在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在知网价格涨幅巨大的情况下,大多数高校毫无议价能力,只能选择继续使用,如果该价格被认定为不公平高价,那么其不合理涨价行为涉嫌构成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属于我国《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行为。”

中新经纬注意到,目前,在社交平台上,仍有部分网友吐槽中国知网收费高、年年涨价。

%title插图%num

微博截图

12月10日,针对“知网擅录九旬教授论文赔偿70多万”事件后外界对于知网的质疑,以及将阅读卡当作者稿酬等问题,中新经纬致电中国知网并向其发去采访函,其相关工作人员称“近期会有回应”。截至发稿前,中新经纬尚未收到中国知网关于相关问题的回复。

  • 我的微信
  • 微信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QQ
  • QQ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