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之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芳春路400号1幢3层301-530室。
法定代表人:邓礼帆,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伟,上海键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健美,上海键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莫干山路111号
法定代表人:吕建楚,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海波,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杨励,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清河中街68号华润五彩城购物中心二期13层。
法定代表人:雷军,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来,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清河中街68号华润五彩城购物中心二期9层。
法定代表人:王川,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来,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小米电子产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海五路58号院5号楼7层707室。
法定代表人:刘德,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来,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杉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以下简称浙广集团)、原审被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米科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通公司)、北京小米电子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电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杭州互联网法院(2018)浙0192民初51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9年9月12日对本案进行了调查。上诉人千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尹健美,被上诉人浙广集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海波、沈杨励,原审被告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来到庭参加调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千杉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浙广集团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2.判决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浙广集团主体适格错误。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39061号、39062号、3906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对《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由此可见,在先的判决书已对涉案节目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作出了权属认定。所谓独家指有且只有一家,而该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已被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占有,故浙广集团不可能再是涉案节目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人,其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1.一审法院所认定的电视猫网站首页的详情与浙广集团所诉的被诉行为发生时的详情不一致,应当以浙广集团公证时电视猫网站的详情为准。被诉行为发生时,千杉公司网站并没有会员及广告等行为,直至2018年千杉公司与腾讯合作推出云视听MoreTV版本后才有的会员与广告行为。2.一审法院认定千杉公司对其采取何种方式获得案涉作品视频文件地址既未举证也未作出合理解释,系认定错误。千杉公司提交了《电视猫链接技术说明》,也提供了公证以证明视频源地址是可以通过抓包获取的,浙广集团在证明电视猫在播放案涉节目时链接新蓝网地址也运用了抓包技术,恰恰说明涉案节目的视频地址是可以轻而易举通过抓包获取的。3.一审法院认定千杉公司损害浙广集团经营的授权网站的广告经营收益,系认定错误。被链网站新蓝网并没有任何的广告,在涉案节目播放前也没有片前广告,播放系完全免费。电视猫视频在播放案涉节目时在右上角也显示新蓝网的水印,实质上是对新蓝网和案涉节目的一种宣传。4.一审法院认定千杉公司对抓取聚合在电视猫视频平台上播放的视频内容进行了归类、重新编辑和整理,系认定错误。一审法院既认定千杉公司对视频内容的地址进行抓取链接而来,又认定千杉公司对视频内容进行编辑、整理,相互矛盾。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千杉公司无法进行编辑、整理。5.一审法院认定浙广集团采取了技术保护措施,系认定错误。浙广集团所说的技术保护措施都是自证其说,不具有客观性,其采用的技术保护措施需要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所规定的有效性,而浙广集团对此并没有进行证明。三、一审法院超出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错误地增加了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所规定的“提供行为”方式,其适用的并非“服务器”标准,而是已被摒弃的“用户感知”标准和“实质性替代”标准。1.服务器标准是信息网络传播行为认定的合理标准。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必然是一种对作品的传输行为,且该传输行为足以使用户获得该作品。在网络环境下,这一传播行为的对象是作品的数据形式。在信息网络传播过程可能涉及的各种行为中,只有初始上传行为符合上述要求,因此,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应指向的是初始上传行为。因任何上传行为均需以作品的存储为前提,未被存储的作品不可能在网络中传播,而该存储介质即为服务器标准中所称“服务器”,因此,服务器标准作为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认定标准最具合理性。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是对作品的传输行为,该传输行为足以使用户获得作品。我国著作权法将信息网络传播行为规定为对作品的提供行为,且要求该行为足以使用户获得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与其他财产权利一样,其作用的对象离不开作品,其所控制的是对作品的传输。在网络环境下,该传输的对象是作品的数据形式,只有对其进行传输的行为才有可能使得用户真正获得作品。对作品的传输行为系指初始上传作品的行为。除初始上传行为之外的其他行为均非对作品数据形式的直接传输行为。根据浙广集团提供的抓包公证,以及千杉公司提供的的抓包公证,都证明了“电视猫”软件所播放的案涉节目来自新蓝网服务器。一审法院也认定“电视猫”直接指向案涉作品的视频文件地址。故本案所涉行为是链接行为,对链接行为而言,链接行为的本质决定了无论是普通链接,还是深层链接行为,其均不涉及对作品任何数据形式的传输,而仅仅提供了某一作品的网络地址。用户是否可以获得作品完全取决于被链接网站。任何链接行为本身均不会使用户真正获得作品,无法如初始上传行为一样,满足信息网络传播权定义中有关使用户“获得作品”的要求。任何对作品的初始上传行为均需以存储行为为前提,其存储介质即为服务器标准中所称“服务器”。虽然存储行为不等同于上传行为,但通常情况下,只有对存储介质具有控制能力的人才可能将作品存储在该介质中,并进而将其上传到向公众开放的网络中传播,二者通常由同一主体实施。因此,基于高度盖然性的考虑,通常可以推定对该存储介质具有控制能力的主体同时实施了对作品的存储行为及初始上传行为。这一存储介质即为服务器标准中之“服务器”。目前技术条件下的各种新技术(如常被提及的云技术、碎片化存储等等)均无法脱离服务器而存在。2.用户感知标准不应作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认定标准。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与复制、发行、表演等其他行为一样,是一种客观行为,对该行为的认定属于对客观事实的认定应具有客观性及确定性,但用户感知标准却难以符合上述要求。服务器标准强调的是“实际上”是谁在实施提供行为,在证据相同的情况下,不存在因网络用户认知能力的不同而产生不同认定结论的情形,因此,该标准符合著作权权利性质,也更能准确反映事实的客观性及确定性。3.实质性替代标准同样不应作为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认定标准。一审法院采用了实质性替代标准,而“实质性替代”标准应被撇弃,理由如下:实质性替代标准有违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客观事实属性。如适用实质性替代标准,把损害及获益作为认定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依据,则在损害及获益因素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即便被诉行为本身并无任何变化,对被诉行为性质的认定同样会发生变化。这显然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这一事实认定的属性不相契合。实质性替代标准是在著作权案件中采用了竞争案件的审理思路。被诉行为是否落入浙广集团权利范围是此类案件审理中首先应判断的问题,而对该问题的判断应以该权利所控制行为的法定要件为依据。至于损失、获益或其它因素,则对这一问题的认定完全不产生影响。对于无法用著作权法调整的利益,其是否可获得保护,以及如何进行保护,只能依据其他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具体判断,而不能当然地认为应适用著作权法调整。四、破坏技术措施与是否侵犯著作权专有权利没有关联。直接规避技术措施的行为本身并不涉及受专有权利控制的行为,因为它只针对作品的技术保护层,而不涉及对被护的作品本身。直接规避行为只是违反了法律的这一禁止性规定,并不直接涉及著作权法规定的任何专有权利,因此只能是违法行为,而非侵犯专有权利的行为。五、一审法院判决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以千杉公司侵害了浙广集团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判决千杉公司赔偿100万元经济损失及费用无事实依据,且明显过高。1.著作权案件的赔偿以原告的实际损失或被告的违法所得为判决依据,在浙广集团未提供实际损失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忽视千杉公司未获利的事实,在浙广集团提供的公证视频也可以看出,播放涉案节目的过程中,浙广集团并未强制观看广告或付费,而一审法院只以涉案作品的知名度、影响力、侵权时间、侵权行为的情节为考虑因素。2.一审法院酌定判决千杉公司赔偿100万元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相较于同类案件及相同节目案件,明显过高。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本案依法作出改判。
浙广集团答辩称,原审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条正确,判决合法,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完整的事实依据,也无法条支持,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维持原判。一、被上诉人为本案适格原告,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被上诉人于一审中已向法院提供合同,明确被上诉人对外授权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并不包括全部平台,相应材料已在一审中予以勘验。上诉人并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并非著作权所有人,因此其在本案中关于被上诉人适格与否的主张不成立。二、上诉人主张其在涉案视频播出时并未进行商业化运营,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不成立。原审法院并未单独认定该条,因此上诉人该主张也不成立。本案裁判金额为法院酌定金额,依据本案涉案事实、侵权传播范围等综合因素考量,并非单纯基于上诉人是否有商业化运营作为裁判依据。同时,本案在一审过程中,法院曾就涉案视频相应网络数据流量要求上诉人出具相应的数据监测,上诉人以并无数据流量为由拒不提供,作为互联网公司,自身没有任何流量本身就不可信,因此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三、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并无安全措施,原审法院对事实认定错误。但被上诉人在原审中已提供第三方合同,并加以第三方说明明确被上诉人已购买相应服务,并提供财务凭证证明合同真实,上诉人主张不成立。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提供了CDN加速合同,在合同附件技术要求中明确提出要求提供相应的反爬虫、反抓取等技术措施支持,明确了被上诉人已采取了一定的防护措施。上诉人其做的公证首先是其单方面制作的公证材料,并无相应的第三方监督;其次,其所使用平台为PC端,并非涉案节目所在OTT端、网络电视端;第三,其使用的开发者模式,也并非其所形容的“一般网络用户常规的浏览网页手段”。因此,其所主张并不成立。四、上诉人主张一审法院裁判标准错误不成立。上诉人引用的(2016)京73民终201号案事实和法律争议也与本系列案不同。且其提供的其他论述为学者观点,仅能作为法律学理解释的参考,并不能作为裁判依据。法院根据著作权法作出裁判并无错误。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应当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恰当,应予以维持。
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述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针对原审被告,但从查明事实角度出发,提供以下意见:一、原审被告是硬件提供商,小米盒子硬件中的安卓系统也是为了使硬件得以正常使用而必要的软件装置,系统中无差别安装各种类型应用APP,因此对原审被告应当适用“技术中立原则”和“实质性非侵权用途”认定为免责。二、原审被告提供的小米盒子硬件产品不违反广电总局关于《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且主管机关的政策性要求与本案侵权之间没有关联关系。三、在智能硬件中允许用户通过USB接口安装应用是电视盒子类产品的标准配置,此举作为技术创新大大拓展了传统电视的功能范围,对传统电视业态的改造具有重要创新价值,不应通过司法遏制。四、硬件智能化是大势所趋,除电视盒子外,更多智能硬件都基于安卓开放平台具有类似的第三方应用安装功能,如果都对此苛以侵权审查和处理义务,必将大大遏制智能硬件产业的发展态势。总之,如果涉案侵权行为成立,则应由千杉公司作为实际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而非将此项义务不合理的泛化和转嫁给硬件制造商,一审判决对原审被告的责任认定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浙广集团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千杉公司停止播放并删除浙广集团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奔跑吧兄弟(第三季)》20151211,20151218,20151225,20160101和20160108,共五期节目;2.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对已经销售的小米盒子产品进行技术升级以屏蔽“电视猫视频”软件启动运行,并停止销售未进行技术升级的小米盒子产品;3.千杉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490万元并支付合理费用10万元,共计500万元;4.千杉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在其官网及中国广播电视报公开赔礼道歉;5.千杉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一、关于涉案当事人基本情况。浙广集团系浙江省人民政府举办的事业单位法人,业务范围为经营各类广播电视及相关业务。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于2013年1月14日出具的《关于调整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等事业单位隶属关系的批复》(浙编[2003]11号)载明,同意将浙江有线电视台等49个事业单位成建制划转浙广集团;将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浙江电视台划转浙广集团,划转后对外呼号不变,不再保留独立法人资格。
千杉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11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网络技术开发,网络运行维护,网络测试,计算机软件的开发、设计、制作、销售,计算机硬件、通讯设备及产品、电子产品的研发、销售,系统集成,并提供相关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等。
米科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法定代表人雷军,成立于2010年3月3日,注册资本185000万元,经营范围:技术开发;维修仪器仪表;维修办公设备;会议服务;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出版物零售;出版物批发;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销售通讯设备、厨房用品、卫生用品、日用杂货、化妆品等。
米通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黎万强,成立于2010年8月25日,注册资本美元13000万元,经营范围:开发手机技术、计算机软件及信息技术;技术检测、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计算机技术培训;系统集成;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家用电器、通信设备、广播电视设备、机械设备、电子产品、文化用品的批发零售;计算机、通讯设备、家用电器、电子产品、机械设备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
米电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刘德,成立于2012年1月9日,经营范围:委托生产智能机顶盒、智能电视、家用影视设备及电子产品;研究、开发计算机软件及信息技术;销售自行开发产品;提供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技术培训等。
二、关于浙广集团主张权利所涉事实。浙广集团提供的其与北京中视星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数家公司签订的多份合同及相应的支付凭证显示,浙广集团为《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节目制作,在道具制作、设备购置、外景拍摄等方面均有资金投入。
2014年11月,浙广集团浙江卫视与奇艺公司签订信息网络传播权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授权合作节目:《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跑男来了(第三季)》各15期;权利内容和性质:《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为独家、排他的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包括转授权及维权权利;授权期限:一年使用期(自当季节目第一期在浙江卫视首轮播出之日起算,至当季节目最后一期在浙江卫视首轮播出之日起一年后为止);授权使用费:《奔跑吧兄弟(第三季)》35000万元,每期为23333333元,《跑男来了(第三季)》非独家授权为赠送,金额为零;特别说明:浙广集团有权在其自有平台(新蓝网、蓝天下网、蓝天视频网站)非独家播出合作内容,不受本协议约定的独家排他授权限制。2015年6月24日,浙广集团浙江卫视与北京舜风国际广告有限公司签订《电视广告承揽合同》,双方约定,广告产品名称:美丽说;广告播出的总体安排:《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冠名,共13期;合同总价:23634万元。
2015年10月30日,《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在浙江卫视电视频道首次播出,后每周播出1期以及春节专辑4期,前后共计播出16期。浙广集团提供的《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第一期节目视频画面的左上角持续显示有“浙江卫视”及其台标,在片尾处显示有:“本节目著作权由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所有”以及“联合出品单位SBS、大业传媒集团”等内容。
CSM媒介研究提供的收视率统计数据显示,《奔跑吧兄弟(第三季)》首播时段同期收视率排行50城市组首位。世界媒体实验室等机构颁发的证书显示,浙广集团被评选为2015年“世界媒体500强”(位列第120位)、2016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评估为309.18亿元人民币)”。浙江新闻出版广电局颁发的证书显示,《[奔跑吧兄弟]黑白天使之战》获得2015年度浙江省广播电视文艺奖电视综艺节目一等奖。
域名××的网站名称为新蓝网,主办单位为浙广集团,网站备案号为浙ICP备05052141号。2015年5月18日、5月19日,浙广集团与北京快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网公司)签订两份《快网cloudCDN电信增值业务服务合同》,双方约定:服务期限均为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服务内容均为网站加速技术网络的维护与技术支持,并确保网站加速技术服务的正常运行。该两份合同均有附件一:《信息源入网安全责任书》,载明信息源用户名称为浙广集团,显示有新蓝网的备案号;附件二:技术要求,载明快网公司提供的CDN服务需满足的功能要求与安全需求,其中包括提供爬虫防御措施和提供IP地址封禁功能等要求。快网公司出具关于《新蓝网视频播放防爬虫防盗链技术方案》的说明,表示新蓝网采用的KT防盗链技术规则。浙江新蓝网络传媒公司出具《关于新蓝网(××)ROBOTS抓取规则的说明》,其中列明指定允许爬虫,除上述指定允许爬虫外的其他爬虫技术不可以随意抓取网站内容。
三、关于浙广集团所诉侵权行为的事实。2016年5月31日,浙广集团申请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46号、10547号公证书。(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46号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在公证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浙江省杭州市湖墅南路57-73号B区2号、3号Letv乐视生态体验店,彭洪庆购买乐视超级电视(超4X50)一台,现场取得编号为4131485的《收款收据》一张;乐视店内工作人员将该电视机运至公证处,并进行开机验货。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公证处对所购物品进行拍照并封装,得照片二十四张附公证书,照片显示:该电视外包装及机身上均有“乐视超级电视”、“超4X50中超版”、产品型号为L504FCNN”的字样,机身背面有“USB3.0”等接口。(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47号公证书载明:当日,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其手机(VIVOx5)连接互联网,打开天猫APP购买小米盒子的过程,付款成功后查看“订单详情”,显示订单号为116053177714280901,状态为“卖家已付款”,即退出天猫APP。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拍摄,并制作了附件光盘。
2016年6月3日,浙广集团申请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5号、第10556号公证书,(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5号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对网络订单号为116053177714280901的快递包裹进行确认并领取,随后公证人员对该包裹的外观及包裹内物品进行拍照并封存,得照片十一张附公证书。上述照片显示:彭洪庆于2016年5月31日的购物清单,商品编号为12361,商品名为“小米盒子3增强版白色”,订单金额为399元;由米通公司出具的发票联一张,发票号码为73441860;小米盒子的外包装背面带有“北京小米电子产品有限公司中国制造”的字样,标注产品型号:MDZ-18-AA,外包装及小米盒子机身的二维码下方列有“12361/580173235”。
(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6号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一、打开存于公证处外包装密封完好的“乐视超级电视”,将其与前述小米盒子连接,并将小米盒子连网。二、彭洪庆使用公证处的电脑进行清洁操作、时间校准后,打开IE浏览器中进入百度首页,在百度搜索栏输入“电视猫”进行搜索,点击搜索结果第二条“电视猫视频智能电视第一视频应用”并进入该网页,该页面显示网址为“××”,在页面下方点击打开“友情链接”-“沙发管家”,进入“沙发网-沙发管家官方下载网站”,点击打开“电视猫视频”的图标,打开该应用的下载页面;返回“电视猫”首页,点击打开“关于我们”,再点击首页上方“TV版”-“电视猫视频立即下载”,下载并保存“MoreTVApp2.6_General_V2.6.7.apk”文件。三、彭洪庆对公证处提供的U盘进行格式化,将上述文件复制至U盘后退出。四、彭洪庆将该U盘插入小米盒子的USB接口,连接网络并开启乐视电视机和小米盒子,选择信号源HDMI2,进入小米盒子主菜单,使用遥控器调控健,在电视机屏幕上点击“电视猫视频”图标完成安装后;打开该应用进入电视猫视频首页,点击“直播”-“卫视频道”-“浙江卫视-源11”,进入浙江卫视的播放视频。四、彭洪庆在电脑的IE地址栏中输入“www.tv.××”,出现中国蓝的首页,在该页面上方点击“直播”进入浙江卫视的直播界面。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截图、拍摄,并制作了打印页复印件五十四页及两张光盘附公证书。
2016年6月12日,浙广集团再次申请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9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郑坚挺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如(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6号公证书基本一致的涉案软件下载安装的操作步骤。郑坚挺向公证人员出示其携带的H3CS5120网络交换机与公证处的计算机连接,下载安装“Wireshark”软件,点击桌面“Wireshark”软件图标查看“属性”后,双击运行。彭洪庆在确认乐视电视、小米盒子连接正常且处于网络环境下,点击打开“电视猫视频”图标,进入电视猫操作界面,点击“点播”,在“综艺-卫视强档-浙江卫视集锦”中,其中选择《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进入播放列表界面,查看“节目介绍”后,依次选择播放“2015-10-30鹿晗首秀挑战跑男前辈”等《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所有节目,并操作小米盒子遥控器快进按钮,随机快进节目的播放进度,显示视频画面可正常播放。同步观察电脑显示屏,“Wireshark”软件在运行过程中生成一系列数据条目,并予以保存。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拍摄,并对产生的文档数据保存至“20160612浙江广电电视猫取证”文件夹,分别制作了文档光盘和视频光盘。视频光盘显示:在小米盒子中安装涉案软件时,电视屏幕跳出“电视猫视频”的对话框,显示“禁止安装出于安全考虑,您的盒子已设置为禁止安装来源不明的应用”,其中有“设置”、“取消”两个选择键;点击“设置”后打开“帐号与安全”界面,在“安全”项下显示有“安装未知来源应用-拒绝”字样,点击该字样进入“允许”或“拒绝”选择界面,点击“允许”;随后屏幕弹出对话框,内容为“注意您确认允许安装未知来源应用吗?您的盒子和个人数据更容易受到从未知来源获取的应用的攻击。对于因使用这些应用而造成的盒子损坏或数据丢失,您同意自行承担”,列有“允许”和“拒绝”两个选择键,点击“允许”。返回电视猫视频安装界面,完成涉案软件的安装。在播放电视猫视频过程中,选择《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进入播放列表界面,列表显示该节目更新至0211期,拖动列表包含有“2016-01-08:奔跑吧兄弟第3季之长腿女神组团来…”、“2016-01-01:第十期王宝强欢乐回归”、“2015-12-25:第九期Baby杨幂当街约战”、“2015-12-18:第八期娘娘驾到邓超孙俪互撕”、“2015-12-11:第七期Ella演技爆表冯绍峰陷纠结”五期涉案节目。
2017年2月13日,浙广集团申请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7)浙杭东证字第176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万善德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的电脑,进行如(2016)浙杭西证民字第10556号公证书基本一致的涉案软件下载安装的操作步骤,打开电视猫视频进入主界面,在下载电视猫软件界面显示“海量在线视频,免费点播千余高清晰频道,稳定直播,精心策划内容,智能推荐,个性账户功能一应俱全”的字样。使用遥控下拉至“分类”栏,选择“综艺-卫视强档-浙江卫视集锦-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浏览“节目介绍”、“相似节目”、“节目评论”,随后播放全部视频,并在播放中拉动进度条选取片段进行观看。回到电视猫视频主界面,使用遥控选择“综艺”栏,进入“浙江卫视”专区,选择“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播放第一期、最后一期以及“2016-02-09”期节目并在播放过程中拉动进度条选取片段进行观看。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拍摄,并制作了附件光盘。
2016年7月7日,浙广集团申请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6)浙杭东证字第1447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万善德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的电脑打开“屏幕录像专家V2015”,接入互联网后进行清洁操作、时间校准,登陆电视猫视频首页点击下载应用,完成后打开相应文件夹查看到“MoreTVApp3.0_General_V3.0.6.apk”文件;对U盘进行格式化并剪切粘贴文件;随后万善德将其提供的乐视电视(型号:L504FCNN,序列号:K40G050004216AXY)与小米盒子(型号:MDZ-18-AA,序列号:12361/580173235”)相连接,再将U盘上的文件安装至恢复出厂设置重启并连网的小米盒子,显示电视猫视频应用安装完成。打开该应用,进入主界面,使用遥控下拉“分类”栏,选择“综艺”-“卫视强档”-“浙江卫视集锦”,分别播放“熟悉的味道2016”、“一路上有你第二季”、“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等节目,返回主界面,使用遥控下拉至“直播频道”栏,选择“进入直播”,分别点击进入“央视频道”、“浙江卫视”等频道。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拍摄,并制作了附件光盘。
2018年4月28日,浙广集团再次申请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8)浙杭东证字第7606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浙广集团委托代理人彭洪庆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对公证处的电脑、创维电视机、U盘和彭洪庆提供的小米盒子进行操作;先打开电视机和小米盒子,并将二者连接,并对小米盒子及U盘进行清洁;接着打开“IE浏览器”,搜索“当贝市场”,点击当贝市场官网下载并安装电视猫视频至小米盒子,随后打开该应用,浏览“开通影视VIP,已是VIP请扫码登陆”;使用彭洪庆的手机扫码登陆后返回应用主界面,选择“分类”、“综艺”、“卫视强档”、“浙江卫视集锦”、“奔跑吧”,依次播放“2018-04-27:第三期:跑男团冰雪运动会,鹿晗拔河被陈赫。”、“2017-04-14:第1期:Baby抱娃现身!热巴跪地抢鸡毛”、“第2期:鹿晗陈伟霆斗舞!陈赫热巴”等《奔跑吧兄弟》系列节目。浙江省杭州市东方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拍摄,并制作了附件光盘。
“电视猫”网站(网址××)的主办单位为千杉公司,网站备案号为沪ICP备12027525号。该网站页面设置首页、TV版、手机版、微信版、猫记论坛模块。首页显示有“如何购买电视猫视频(云视听MoreTV)的影视VIP”操作说明,该页面的配图中显示有“影视VIP仅限该应用使用,其他渠道开通的会员无法在该应用使用”、“连续包月20元自动续费可随时取消”、“1个月25元”、“3个月68元”、“12个月258元”等字样,是涉案软件VIP购买方式、价格及使用方法等提示。在下载电视猫软件界面称:海量在线视频,免费点播千余高清晰频道,稳定直播,精心策划内容,智能推荐,个性账户功能一应俱全。“电视猫”网站“TV版-安装教程”的页面中显示有“小米盒子安装电视猫视频(云视听MoreTV)教程”,安装步骤详情中提示在设置小米盒子的“帐号与安全”项下,将“安装未知来源的应用”和“ADB调试”都调整为允许。
本案审理过程中,千杉公司确认涉案软件播放的《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涉案五期节目来源于浙广集团的新蓝网,其播放的视频时长与浙广集团提供的视频时长基本相同,认为是同一作品。千杉公司亦确认“电视猫”网站有关小米盒子上安装涉案软件的教程,均确认千杉公司与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之间无任何合作关系。
四、关于千杉公司抗辩所涉事实。2018年11月26日,千杉公司申请上海市徐汇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该公证处根据保全过程制作了(2018)沪证经字第1308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千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勇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电脑下载涉案软件的安装包,将其自带的“天猫魔盒”通过HDMI线连接至公证处的液晶电视,“天猫魔盒”连网、恢复出厂设置后,对该安装包进行安装,随后打开“电视猫2.0”应用进行相关信息的查看;刘勇打开电脑上已预装的“Wireshark网络分析器”软件对“电视猫”访问网络的数据进行抓包操作;打开该应用电视端的搜索界面,输入“BPBXD”进行搜索,于搜索结果中点击“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对应的视频进行随意拖动播放,停止抓包软件运行并将结果另存为文件,在电脑中预装的“VLC”播放器中复制抓包文件中的网络URL信息,进行查询、播放。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对前述过程进行实时录像,部分电脑操作界面进行截图,并制作截图打印件与光盘附公证书。截图显示:在“VLCmediaplayer”-“打开媒体”-“网络”的对话框下有http://ali.v.××/cztv/vod/2016/01/01和http://yf.v.××/cztv/vod/2016/01/08等网络URL。
庭审中,原审法院责令千杉公司说明如何在技术上实现不用打开第三方视频网站或无跳转步骤,即可将第三方的播放链接地址投放到涉案软件。千杉公司庭后提交“电视猫链接技术说明”称,电视猫链接技术包含网页链接与视频链接两种方式,所有节目都有建立链接和断开链接两种状态和操作。建立链接及播放的过程步骤:1.服务器网页聚合程序(爬虫程序)抓取涉案节目网页地址及元数据;2.电视猫客户端以链接和文本形式展示该电视剧信息(剧集、剧情、演员等);3.用户点击选择某一剧集,电视猫客户端链接到该网页,通过网页html获取必要节目ID信息及访问规则(根据抓包获取视频的播放链接而得到的),链接到相对应视频的服务器。断开链接的过程步骤:1.电视猫服务器断开需要下线节目的索引;2.该服务器网页聚合程序不再抓取已断开节目;3.电视猫客户端不再展示及被搜索到已断开索引的节目。
五、米科公司、米通公司与米电公司抗辩所涉事实。米电公司辩称小米盒子符合产品国家标准、未实施侵权行为,提交华为荣耀盒子、创维T2智能网络电视机顶盒、华为悦盒三款产品图,上述图片显示该三款产品均具有USB接口。
本案审理过程中,米科公司、米通公司与米电公司称小米盒子的硬件搭载MIUITV版安卓系统,类似于手机的操作系统,但不能控制其安装的程序、客户端;明确小米盒子对安装涉案软件不具有唯一性,其他APP只要能兼容安卓系统都可以在小米盒子中安装。
另查明,浙广集团为本案支出公证费共计63500元。
再查明,2016年10月,浙广集团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千杉公司、观悦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等五被告承担停止播放并删除《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连带赔偿610万元经济损失等法律责任,后浙广集团于2018年6月7日撤回对该案的起诉。2018年5月,浙广集团再次就《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六期节目(2015.10.30,2015.11.06,2015.11.13,2015.11.20,2015.11.27和2015.12.04)起诉千杉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及米电公司著作权纠纷一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2018)京0108民初31910号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综合各方当事人的陈述、诉辩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是:1.浙广集团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2.被诉行为是否侵害案涉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3.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是否与千杉公司构成共同侵权;4.民事责任的确定。
一、浙广集团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
原审法院认为,《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形成包括了编剧、导演、台词、音乐等因素,系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电视播放等方式传播的作品,具有独创性,符合我国著作权法关于作品构成要件的规定,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系综艺性节目,其每一期节目的表现主题、演员阵容、场景选择、表演方式均有所不同,具有各自的独创性,可以独立构成单一作品。依据《著作权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本案中,浙广集团为证明案涉作品权属所提供的多份合同及相应的支付凭证显示,《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系由浙广集团出资制作完成,且案涉作品《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上已明确署名“本节目著作权由浙广集团所有”。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浙广集团系案涉作品的著作权人。浙江卫视系浙广集团经营的电视频道,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其获得的权益自然归属于浙广集团;SBS、大业传媒集团虽在案涉作品上署名为“联合出品单位”,但无证据证明其系案涉作品制作的共同出资人,且案涉作品上已经明确标明“本节目著作权由浙广集团所有”,而非与上述联合出品单位共同所有。浙广集团虽已将案涉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给奇艺公司使用,但并未放弃包括诉权在内的维权权利,作为案涉作品的著作权人其对许可奇艺公司使用期内发生的侵害案涉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仍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是本案适格原告。对于千杉公司、米科公司、米通公司与米电公司提出浙广集团不是适格原告的该项抗辩意见,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被诉行为是否侵害案涉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浙广集团认为,千杉公司经营的“电视猫”网站并非提供链接,而是通过破坏浙广集团设置的技术措施,以盗链的形式获得案涉作品,应认定为实际向用户提供案涉作品,构成对案涉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千杉公司认为,浙广集团诉称千杉公司破坏其网站技术防护措施无事实依据,被诉行为是链接行为,属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不构成侵害浙广集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不存在过错,无需承担侵权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对千杉公司实施的被诉行为的界定应综合“电视猫”网站的法律属性、被诉行为实施手段、目的、后果等因素综合予以判定。第一,从“电视猫”网站界面显示的内容以及相应的宣传目的来看,虽然该网站上设置有链接功能模块,但其主要的功能模块是通过不同的渠道,利用“电视猫视频”软件提供海量在线视频和高清晰直播频道,并且有影视VIP和价格不等的普通会员版本。同时,千杉公司对其抓取聚合在“电视猫视频”平台上播放的视频内容进行了归类、重新编辑和整理,由此可见,“电视猫”网站的行为已超出了单纯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范畴,使得用户的搜索选择或在专题中点选的行为与设链网站上具体视频之间形成了深层对应关系,用户得以在“电视猫”网站上直接实现对案涉作品的观看。第二,从被诉行为实施的手段来看,被诉行为并非是从“电视猫”网站链接到案涉作品所在的目标网站,而是直接指向案涉作品的视频文件地址。浙广集团提供的技术服务合同、技术措施说明等证据足以证明其对案涉作品深层次存储数据采取了技术保护措施。因此,“电视猫视频”软件系在破解技术措施后获取无法公开检索的视频文件地址,且将非法抓取的视频文件地址放入到VLC播放器中播放,用户点击观看案涉作品时亦未发生任何跳转或链接提示。第三,从被诉行为呈现的后果来看,千杉公司破解案涉作品设置的技术措施后,通过“电视猫视频”平台向公众提供播放,其用户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案涉作品,使得案涉作品的传播范围超越了浙广集团的控制范围。第四,从被诉行为产生的损害来看,因千杉公司没有获得浙广集团授权,而被诉行为客观上扩大了案涉作品的传播范围,势必影响浙广集团对案涉作品的授权许可,以及案涉作品的版权许可带来的交易收益;同时,被诉行为替代了浙广集团授权网站的播放行为,直接分流其访问用户,进而减少阅读量、点击率,从而损害了浙广集团经营的授权网站的广告经营收益。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四条规定,为了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权利人可以采取技术措施。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不得故意制造、进口或者向公众提供主要用于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的装置或者部件,不得故意为他人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提供技术服务……第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的,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六项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所列举的行为包括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权利的技术措施的。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千杉公司经营的“电视猫”网站,通过技术手段解析了应该只由浙江卫视专有视频播放服务程序才能生成的特定密钥key值。“电视猫视频”软件在破解技术措施后,访问的是浙江卫视通过密钥保护,无法公开检索到的视频文件地址,进而实现在“电视猫视频”平台播放视频剧集的过程。千杉公司主观上存在积极破坏他人技术措施、通过盗链获取不当利益的过错,该行为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著作权侵权行为。千杉公司一方面否定其系破坏技术措施方式获得案涉作品视频文件地址,另一方面却对其采取何种方式获得既未举证也未作出合理解释,其提交的公证书并不能证明通过合法方式可以直接获得案涉作品视频文件地址,故对千杉公司的该项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的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二款规定,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前款规定的提供行为。本案中,浙广集团对其服务器中的案涉作品采取了技术措施,以阻止非授权的软件或网站获取案涉作品。前已所述,千杉公司经营的“电视猫”网站通过技术手段破解浙广集团设置的技术措施,模拟用户点播案涉作品的请求,获取浙江卫视服务器中存储的视频数据,并在“电视猫视频”平台提供播放。千杉公司主观上具有在其平台上直接为用户呈现案涉作品的意图,客观上使得其用户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通过该平台获得案涉作品,且该行为导致案涉作品的传播范围超越了浙广集团的控制范围,违背了浙广集团对案涉作品进行控制的意志,导致浙广集团丧失了对案涉作品网络传播渠道、入口的控制力,构成对浙广集团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专有控制权的直接侵害,该行为属于对未经许可的案涉作品再提供,侵害了浙广集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千杉公司提出的不侵权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需指出的是,“电视猫视频”软件通过定向链接抓取的技术,将视频资源以深度链接的方式抓取、集合在其平台上,按照自己设计的界面、编排方式呈现给用户,其目的并不在于提供技术信息服务,而在于通过提供搜索、选择、编辑等附加服务,使得用户可直接获取到视频内容。这种以所谓“技术中立”名义,通过破坏权利人设置的技术措施,以盗链方式获取权利作品,不当利用权利人服务器向其用户提供播放的行为,应属于法律所规定的“提供行为”,理应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所控制。
三、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是否与千杉公司构成共同侵权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米电公司作为小米盒子的生产商,产品符合国家标准且在出厂销售前没有预装涉案软件和任何与案涉作品相关的内容,米电公司对出厂销售后的产品丧失控制能力。案涉作品系通过涉案软件向用户提供在线播放,并不存放于小米盒子硬件中,米电公司对该平台上播放的内容没有控制权,涉案软件亦系用户自行安装在小米盒子中后实现涉案节目的播放并非定向及唯一,且在小米盒子中安装涉案软件时已将其设置为禁止安装来源不明的应用,进行了相应的风险提示,而小米盒子亦并非“电视猫视频”软件专门定制,属于标准产品。也就是说涉案软件在任何带有联网、存储、可视化功能的电子产品中都可实现安装运行并播放。同时,现有证据尚无法证明米电公司与涉案软件的运营商千杉公司存在任何合作关系,也没有证据表明米电公司参与了案涉作品的传播或者利益分成。因此,米电公司未实施或参与在网络上传播案涉作品的行为,对案涉作品的传播不存在过错,未侵害浙广集团对案涉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此无需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责任。原审法院对浙广集团提出的相应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浙广集团之前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大多撤回起诉,且米电公司作为硬件生产商并不具有相应的审查和注意义务,故浙广集团依此主张米电公司构成侵权的请求,原审法院亦不予支持。同理,米通公司、米科公司指控为案涉小米盒子的销售商、运营商,亦不构成对案涉作品的侵权,且现有证据也未能证明米通公司、米科公司明知侵权仍提供侵权帮助,故浙广集团对米通公司、米科公司提出的侵权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四、民事责任的确定
千杉公司实施了前述侵害著作权行为,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之责任,对浙广集团的相应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因赔礼道歉属于人身权利受到侵害时的救济方式,千杉公司所侵害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不属于人身权范畴,故对浙广集团的该项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数额。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浙广集团主张按照其受到的损失计算赔偿数额,主张单期节目赔偿标准为98万元,其计算依据为案涉作品的制作成本、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授权使用价格及同类型案件赔偿判例,而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浙广集团对该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使用的权利范围与千杉公司在本案的侵权情形存在差异,且依据浙广集团提交的合同及相关凭证亦无法直接推算出因侵权行为遭受损失的具体数额。因此,在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和千杉公司因侵权行为的违法所得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本案适用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数额。原审法院将综合考虑案涉作品知名度,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方式、性质和过错程度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同时,原审法院还注意到以下事实:1.案涉作品《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及其制作者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且制作成本较高;2.案涉作品《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单期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一年授权使用费即高达2333.3万元,产品冠名广告费也高达23634万元,该作品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3.千杉公司实施的侵权时间长,现有证据显示侵权行为自2016年5月开始,且部分侵权行为处在案涉作品热播期间;4.浙广集团曾于2016年10月起诉千杉公司,要求其停止播放并删除《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但千杉公司至本案起诉时仍未停止侵权行为,具有明显侵权的主观恶意;5.千杉公司在其官网上宣称其“电视猫视频”可提供手机版、微信版和TV版,受众覆盖面广;6、千杉公司未提交了案涉侵权作品播放的用户数、盈利情况等数据,应承担由此带来的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综合以上考量因素,千杉公司在案涉作品热播期间实施信息网络传播侵权行为,并持续近二年,且未能提交案涉侵权作品的点播及收益的原始数据,致使原审法院无法查明侵权的具体获利。综合考虑案涉作品的类型、知名度、影响力、制作成本、许可使用费以及侵权的程度、性质等因素,原审法院认为为弥补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惩戒恶意侵权行为,确定千杉公司按《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五期节目共五个作品,每个作品各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20万元,合计赔偿浙广集团100万元。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十一条、第十五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及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四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千杉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浙广集团享有著作权的《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案涉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即停止在其“电视猫视频”平台上在线播放《奔跑吧兄弟(第三季)》20151211、20151218、20151225、20160101和20160108五期节目;二、千杉公司赔偿浙广集团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100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三、驳回浙广集团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浙广集团负担18720元,由千杉公司负担28080元。
二审期间,上诉人千杉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2016)粤0104民初39061号、39062号、3906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该生效判决书认定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对涉案节目《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故被上诉人浙广集团不是本案适格原告。
2.(2019)沪杨证经字第447号公证书,证明:上诉人保全了从新蓝网上获取涉案节目及该网最新节目的播放地址过程,公证过程中操作人即上诉人代理人作为法学专业人员,没有任何计算机专业背景都能轻而易举从新蓝网上获取涉案节目的播放地址,可见不需要通过破解任何技术措施就能从新蓝网上获得涉案节目及非涉案节目的播放地址,说明新蓝网根本就没有设置任何技术保护措施。
3.(2017)沪73民终165号判决书,证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中已认定千杉公司提供的是链接服务,视频链接自第三方网站,并未存储在千杉公司的服务器上,千杉公司未实施将作品置于信息网络中的行为,不构成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直接侵权。
经质证,浙广集团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证明对象有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公证书制作于2019年,不能反映公证侵权时的真实情况,且制作平台是PC平台,而非涉案的网络电视平台;对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原审被告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对于证据1、2,由于浙广集团、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并无异议,且其具有关联性,故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证明对象为上述证据所载明的内容。对于证据3,其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除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外,另查明:
2019年7月3日,根据千杉公司的申请,上海市杨浦公证处公证人员监督千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尹健美在该公证处操作公证处的计算机联入互联网,进行了相应的保全证据行为:进入网址为“www.××”的网站,点击“中国蓝TV”图标,在搜索栏输入“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进行搜索,在搜索结果页面中点击第七期节目,打开新的页面,依次点击“工具”、“开发人员工具”,在打开页面中点击“Network”,在“Filter”一栏中输入“mp4”,点击页面中的“h264_800k_mp4.mp4_playlist.m3u8”,打开新页面,复制页面中的“http://ali.v.××/cztv/vod/2015/12/11/91414D5FD3C445aa8CE7BC5E70B9ED19/h264_800k_mp4.mp4_playlist.m3u8”到“VLCmediaplayer”软件进行播放,按照上述操作方法依次对第8期、第9期、第10期、第11期节目进行播放。而后按照上述方法对《青春环游记》第9期进行播放。上海市杨浦公证处就上述过程出具了(2019)沪杨证经字第447号公证书。
综合上诉人千杉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被上诉人浙广集团的答辩意见以及原审被告米科公司、米通公司、米电公司的陈述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浙广集团的原审原告的主体是否适格;二、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侵害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三、如侵权成立,则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
首先,关于浙广集团的原审原告的主体是否适格。本院认为,千杉公司向本院提交的(2016)粤0104民初39061号、39062号、39063号民事判决书载明的浙广集团浙江卫视与奇艺公司之间签订的授权内容已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所确认,根据上述内容可见,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授予奇艺公司的权利性质为独家,授权期限为一年使用期(自当季节目第一期在浙江卫视首轮播出之日起算,至当季节目最后一期在浙江卫视首轮播出之日起一年后为止),且浙广集团浙江卫视与奇艺公司签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合作协议明确约定,浙广集团有权在其自有平台(新蓝网、蓝天下网、蓝天视频网站)非独家播出合作内容,不受该协议约定的独家排他授权限制。由此可见,该“独家授权”并非独占性授权,而是排他授权。故本案中,浙广集团仍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就侵害其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提起诉讼,其原审原告主体资格适格。关于千杉公司认为浙广集团并非本案适格原告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关于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侵害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前款规定的提供行为。”由此可见,判断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侵犯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关键是看千杉公司是否未经浙广集团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实施了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行为,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此种“提供”行为不应只局限于将作品上传于向公众开放的网络服务器的行为,还应当包括通过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置于信息网络中的提供行为。
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和二审中千杉公司提交的(2019)沪杨证经字第447号公证书,结合千杉公司在一审中有关“电视猫链接技术”作出的说明,可见,不同于链接行为,千杉公司系通过抓取涉案作品的网页地址及元数据进行解析以获取涉案作品存储在服务器中的内容地址,再使用其自行提供的“VLCmediaplayer”等播放器对视频数据进行解读、播放,使“电视猫”用户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在线观看的方式获得涉案作品内容。本院认为,千杉公司虽未直接实施将涉案作品上传至其网络服务器的行为,但其绕开了浙广集团的网页界面,通过获取存储在服务器中的涉案作品的内容地址,并利用自行提供的播放器对视频数据解读播放的方式,实现了直接在其“电视猫”客户端上向公众展示、播放涉案作品的目的,应当认定千杉公司系直接在其“电视猫”平台上向公众提供浙广集团享有著作权的涉案作品内容,实施了涉案作品的内容提供行为。千杉公司未经浙广集团许可实施上述行为,侵害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千杉公司主张其在本案中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系提供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行为,未侵害浙广集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对此,本院认为,千杉公司认可其系“抓包获取视频的播放链接而得到”“必要节目ID信息”并“链接到相对应视频的服务器”,由此可见,千杉公司访问的对象并非链接行为中所指向的浙广集团的网页地址,其获取的对象是涉案作品存储在浙广集团的网站服务器中的内容地址,并进而从该服务器中直接获取涉案作品内容,这正是本案被诉侵权行为与链接行为的本质区别所在。浙广集团对于千杉公司的此种行为挤占了浙广集团网站的带宽和服务器资源,截取了浙广集团网站的用户,增加了其自身平台用户及流量,并不属于提供链接服务的行为。对于千杉公司的相应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此外,千杉公司上诉称,原审法院错误认定其对抓取聚合在“电视猫视频”平台上播放的视频内容进行了归类、重新编辑和整理,但其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法进行编辑、整理。对此,本院认为,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点击打开“电视猫视频”图标,进入电视猫操作界面,点击“点播”,可见有“综艺-卫视强档-浙江卫视集锦”,在“浙江卫视集锦”项下又有《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可见,千杉公司系选择特定节目进行分类、整理、重新排列,故原审法院的上述认定无误,对千杉公司的上述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信。
需要指出的是,原审法院在论述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侵害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时,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六项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四条、第十八条第二项关于避开或破坏技术措施的规定,认定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属于上述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著作权侵权行为。对此,本院认为,技术措施虽然可用于保护权利人对其作品享有的著作权,但权利人对其作品是否采取了技术措施以及被诉侵权人是否实施了破坏该技术措施的行为,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权判断并无关联。破坏权利人技术措施的行为与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系两种不同的侵权行为,千杉公司是否实施了破坏浙广集团技术措施的行为,与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侵害了浙广集团就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无关。换言之,本案的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认定千杉公司的被诉行为侵害浙广集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无需以其实施了破坏技术措施的侵权行为作为前提。
第三,关于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千杉公司上诉称,原审法院判决千杉公司赔偿100万元经济损失及费用无事实依据,且明显过高。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由于浙广集团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具体损失或者千杉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具体利益,千杉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因侵权所获得利润的具体数额。鉴于侵权人的利益和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原审法院在综合考虑了涉案作品的类型、知名度、影响力、制作成本、许可使用费、千杉公司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方式、性质、过错程度以及浙广集团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后对赔偿数额予以了酌定。本院注意到,浙广集团为了能够向其用户提供涉案作品清晰而流畅的播放服务,需要租用或购买服务器、带宽用以存储和传输涉案作品的视频数据文件,为了制作涉案作品并将其打造成热播节目,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成本,这从涉案作品单期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一年授权使用费高达2333.3万元亦可看出。而千杉公司未支付任何授权成本,从浙广集团的网站服务器直接获取涉案作品内容,大量消耗、占用浙广集团网站的带宽和服务器等硬软件资源,截取浙广集团网站的用户,千杉公司的此种行为必然会给浙广集团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故本院认为,原审法院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基础上将赔偿数额酌定为100万元并无不当。有关千杉公司认为原审法院判赔额过高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本院认为,千杉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基本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由上诉人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玲
审判员 徐 珺
审判员 徐 雁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张天马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