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依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蔡徐坤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辖终1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依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杜艳,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朝栋,北京市金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吉明,北京市金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新沂蔡徐坤影视文化工作室。住所地:江苏省新沂市。
投资人:蔡徐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徐坤,男,汉族,身份证住址:湖南省。
上列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詹德强,上海天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的诉讼代理人:陈薇,上海天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维沃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
法定代表人:施玉坚。
上诉人上海依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海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新沂蔡徐坤影视文化工作室(以下简称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维沃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沃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民初7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依海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本案,请求判令:1.三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立即停止播放并删除维沃公司所属且由蔡徐坤代言的手机广告及其他宣传信息。2.三被告共同连带向依海公司赔偿损失共计1000万元。3.本案诉讼费、公证费、律师费等费用由三被告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1月17日,依海公司与蔡徐坤签订《演艺娱乐事务独家经纪合同书》(以下简称《经纪合同书》)及补充合同,约定依海公司负责蔡徐坤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所有演艺娱乐事业,并约定独家经纪权属的时间为2015年11月17日至2023年4月17日。合同签订后,依海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培养蔡徐坤,并投入巨额资金对其进行宣传包装,使其成为目前演艺圈的一线明星,代言价格也节节高涨。在依海公司与蔡徐坤之间的独家代理经纪合同有效履行期内,依海公司发现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与维沃公司在未经依海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合作,约定蔡徐坤为维沃公司名下vivox23系列手机的代言人,并拍摄了大量的广告和海报等宣传资料。对此,依海公司认为,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明知依海公司为蔡徐坤的独家经纪公司,仍擅自与维沃公司合作,其行为侵犯了依海公司的专属经纪权,构成不正当竞争,严重损害依海公司的合法权益,对依海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蔡徐坤工作室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应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理由是:本案属于依海公司与蔡徐坤之间在履行《经纪合同书过程中所产生的争议,而蔡徐坤工作室系蔡徐坤作为投资人于2018年5月17日成立的一家个人独资企业,其与依海公司之间亦无任何合同关系,且蔡徐坤与依海公司之间签订的经纪合同已经明确约定管辖法院,故本案应当由协议约定的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
蔡徐坤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应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理由是:蔡徐坤与依海公司于2015年11月在上海市静安区签订一份《经纪合同书》,合同中就争议解决方式有明确约定,双方均同意由合同签订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故本案应当由协议约定的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
维沃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应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理由是:本案属于依海公司与蔡徐坤之间在履行经纪合同过程中所产生的争议,而维沃公司作为第三方公司,与依海公司之间无任何合同关系;且蔡徐坤与依海公司之间签订的经纪合同已经明确约定管辖法院,故本案应当由协议约定的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依海公司与蔡徐坤于2015年11月签订的《经纪合同书》第二十二条约定:“凡因执行本合同而发生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执,由双方友好协商解决;不能解决时,如有争议,双方均同意接受本合同签订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该《经纪合同书》第一页载明是于2015年11月17日在上海市静安区签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本案中,依海公司与蔡徐坤约定因执行《经纪合同书》而发生的或与该合同有关的一切争执由合同签订地人民法院即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管辖,故原审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虽然依海公司以侵权纠纷提起本案诉讼,但依海公司起诉本案的理由和依据是蔡徐坤未履行《经纪合同书》中关于独家经纪的约定,故本案属于因该合同产生的纠纷,因此,原审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本案应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维沃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本案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处理。
依海公司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裁定;2.确定本案由原审法院管辖和审理。主要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是基于不正当竞争纠纷提出的,而不正当竞争属于侵权的一种,侵权案件不属于当事人可以约定地域管辖的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不正当竞争纠纷的管辖法院包括被告所在地和侵权行为地法院,因此,上诉人选择向维沃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并无不当。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与本案没有任何关联性,且本案侵权行为地和被告所在地均不在上海市静安区。因本案不属于合同纠纷,不能适用《经纪合同书》中约定的协议管辖条款,故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二)上诉人是基于不正当竞争起诉本案,而且并非仅对蔡徐坤个人提起诉讼,而是对蔡徐坤工作室、维沃公司、蔡徐坤多方侵权主体提起诉讼。而上诉人与蔡徐坤工作室、维沃公司之间并无合同关系,且本案并非合同纠纷,故不能直接适用《经纪合同书》中约定的协议管辖条款。(三)上诉人起诉本案并非是认为蔡徐坤未履行《经纪合同书》中关于独家经纪的约定,也不是追究蔡徐坤的违约行为,而是基于蔡徐坤工作室明知上诉人为蔡徐坤的独家经纪公司,在未经上诉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安排蔡徐坤与维沃公司合作,显然侵犯了上诉人的专属经纪权,构成不正当竞争,进而构成侵权。因此,根据侵权诉讼管辖的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称:(一)本案实质为经纪合同纠纷,并非不正当竞争纠纷。依海公司主张答辩人及维沃公司侵犯了其专属经纪权,构成不正当竞争。但“专属经纪权”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可保护的民事权益,依海公司无权以该项无中生有的权利作为请求权基础进而提起诉讼。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2011]42号),维沃公司播放蔡徐坤的代言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所列的不正当竞争情形,故本案不属于不正当竞争纠纷。依海公司主张的“专属经纪权”产生的基础是依海公司与蔡徐坤签订的《经纪合同书》及补充合同,故本案属于因履行《经纪合同书》产生的纠纷。(二)在《经纪合同书》已约定有协议管辖条款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首先,《经纪合同书》第二十二条约定凡因执行本合同而发生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执,双方经友好协商而不能解决的,同意接受本合同签订地有管辖权的法院管辖;而《经纪合同书》第一页明确载明合同签订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即使依海公司以所谓侵权为由提起诉讼,但在双方已经协议约定管辖的情况下,本案纠纷应当适用协议管辖。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05年12月26日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七条的规定,已经对“与合同有关的争议纠纷”进行了扩展,即包括了与合同有关的侵权纠纷。因此,即使依海公司以所谓侵权为由提起本案诉讼,也是因经纪合同的履行所产生的纠纷,应当依照双方的管辖约定,由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最后,蔡徐坤已经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案涉《经纪合同书》,目前该案仍在审理过程中。依海公司明知与《经纪合同书》有关的一切争议应当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起诉,但却在全国多地提起针对答辩人和无关第三方的诉讼,明显属于恶意诉讼,而且依海公司在其他法院起诉的类似案件都已经被驳回,均被移送至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综上,依海公司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本院经审查认为:依海公司是依据其作为乙方与甲方蔡徐坤签订的案涉《经纪合同书》,以蔡徐坤工作室、蔡徐坤明知依海公司为蔡徐坤的独家经纪公司,仍擅自与维沃公司合作,其行为侵犯了依海公司的专属经纪权,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为由,而起诉本案,可见本案纠纷属于在履行案涉《经纪合同书》的过程中产生的争议。案涉《经纪合同书》明确约定有协议管辖条款,即“凡因执行本合同而发生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执,由甲、乙双方经友好协商解决;不能解决时,如有争议,双方均同意接受本合同签订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该协议管辖条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关于“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的规定,应确认为有效。而依海公司于本案所主张的“专属经纪权”,其请求权的基础来源于案涉《经纪合同书》,由该《经纪合同书》约定而产生,故因《经纪合同书》约定的“专属经纪权”而产生的争议,应属于《经纪合同书》中的协议管辖条款所约定的“与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执”的范围内,据此,本案的提起应受《经纪合同书》中的协议管辖条款的约束。案涉《经纪合同书》的签订地为上海市静安区;本案为不正当竞争纠纷,起诉标的金额为1000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以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沪高法[2016]35号)第一条第一款关于“基层人民法院管辖著作权、商标、不正当竞争、技术合同、特许经营合同等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但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应由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的除外”、第二款关于“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上述案件,不受诉讼标的额限制”,以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案件、行政案件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集中管辖的公告》第一条第(二)项关于“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实行相对集中管辖,由上海市浦东新区、徐汇区、杨浦区、普陀区人民法院负责审理。……普陀区人民法院管辖普陀区、静安区、嘉定区、青浦区内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案件”、第(三)项关于“上海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范围和级别管辖按照沪高法〔2016〕35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执行”的规定,因上海市静安区内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案件由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集中管辖,故本案应由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管辖。原审法院认定其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正确,但将本案移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依海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民初79号民事裁定书。
二、本案移送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处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邵静红
审判员  苏大清
审判员  邹 莹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耿丽丽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