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祥翔与杨幂名誉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上诉人(原审被告):彭祥翔,男,1994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幂,女,1986年9月1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霞,北京市齐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奇华,北京市齐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彭祥翔因与被上诉人杨幂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2民初166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3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彭祥翔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杨幂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的我的写作目的有事实错误。我写作点评杨幂唐嫣关系的文章内容为新闻网站和各大媒体稿件的搬运和摘抄,并非出自我的原创。我是学生,写作绝非是商业目的或者打造网红圈粉。2.一审判决认定的我的写作方向和作风有事实错误。我的写作行为并不违背网信办关于自媒体的指导意见。一审判决认定我在自媒体上长期对艺人私生活发表稿件,以各种八卦居多,格调不高,此事实认定错误。我发表的稿件不只是关于艺人私生活,更多是对于演员和市场行业现象的探讨和反思,其中公众号和知乎自媒体上符合艺人私生活类型文章占据比例非常低。格调不高系推论错误,我在自媒体上鞭挞劣迹恶臭艺人并对追星炒作进行抵制,符合2017年6月7日北京网信办遏制追星炒作的指导意见,与此同时我也采访了业界优秀演员并得到广泛好评。以各种八卦居多推断我格调不高,缺乏依据,存在严重的认知偏差。3.侵犯名誉权参考标准之一是使用文字是否具有侮辱性、诽谤性,我在文章中用词并无上述情形,一审判决认定文字是揶揄和调侃,不符合侵权认定标准。一审判决认定我持续针对杨幂一人“发难”,事实认定不清。我所写的文章中,杨幂占据的比例很低,且大多是希望其能提高演技不要炒作。我对杨幂也并非均为批评,部分文章对其进行了夸赞。4.一审判决认为我的文章造成了读者对杨幂的评价降低,系事实认定不清。无任何证据证明杨幂因为我的文章评价降低,杨幂的新浪微博粉丝在我文章发表后不减反增,其没有任何损失。杨幂从2011年开始就因不敬业行为被权威媒体、公众人物批评,2018年更因爆出诈捐事件被媒体批评。读者对其评价降低始于2011年,而非我写作之后。我撰写文章只为揭露丑恶事实而非其他用意。5.一审判决判令我赔偿杨幂精神损失费5万元不合理。2018年1月15日杨幂所属公司发布声明斥责我对杨幂造成了极大精神损害,而在1月16日杨幂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没有影响”、“没关注此事”,故不能认定对其造成精神伤害。我有理由相信本次诉讼与杨幂本人意愿无关。此外,北京精神损失费赔偿标准中,损害抚慰金的数额根据严重程度区分等级,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标准为最高等级5万元,不符合事实和法理依据。赔偿数额应当考虑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我系在校学生,无稳定收入,且被认定为国家贫困生,家庭经济困难,没有承担5万元的相应赔偿能力。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我的上诉请求。
杨幂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彭祥翔的上诉请求。1.彭祥翔撰写的涉案文章系其原创,写作目的是为了吸引眼球、圈粉,甚至是以此谋取非法利益。2.彭祥翔在数个知名网络平台注册多个用户,大肆发布侵害我名誉权的原创文章、信息,并恶意传播、扩散对我进行诋毁、诽谤的虚假信息,致使我社会评价降低、公众形象受损,其行为已严重侵害了我的名誉权,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3.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判决赔偿数额适当,彭祥翔作为年满十八周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理应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相应后果。
杨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彭祥翔立即停止侵害我名誉的行为,删除全部涉及我名誉的侵权信息(彭祥翔持有的微信公众号:我治愈你的世界、刘空青、瀏焫鸚所发稿件,在知乎上的稿件及在新浪微博空青社稿件);2.判令彭祥翔以书面形式向我致歉,并于彭祥翔注册的微信公众号及新浪微博、知乎网站(互联网及手机App)首页连续60日向我做出公开事实澄清及道歉,为我恢复名誉;3.判令彭祥翔向我支付经济损害赔偿金1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4.判令彭祥翔承担我为维权而发生的公证费16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彭祥翔在微信公众号、知乎网站以及新浪微博上发布的稿件数量繁多,持续时间较长。根据杨幂方制作的公证书的内容,法院节选部分稿件内容。彭祥翔在知乎网站发布由其撰写的以《杨幂唐嫣争斗战》为标题的连载稿件,在2018年1月,发表“第一回”,标题为“你侬我侬大家侬,闺蜜翻天最美梦”,内容:来来来,今天给你们独家扒皮杨幂和唐嫣这对中国好闺蜜是如何从相亲相爱走向水火不容撕逼互黑的。并且看眼前局势,两人撕逼撕得那可是天昏地暗啊!我们直接从两人的闺蜜巅峰时期开始说起,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公证书截图内容),此后围绕“杨幂唐嫣争斗”连续发文,“第二回紫萱不改心有意,晴川春梦难再续”;“第三回林萧解语先下手为强,默笙良宵后下手遭殃”;“第四回国际幂腹背受敌难再续,口香唐水月开弓自担惊”;“第五回占福相刘郎变游鱼,奉惜命幂女出奇招”;“第六回死性不改使奸计,双杨姐妹空城计”;“第七回遇风雨幂女兵来将挡,觉危机女嫣水来土掩”……由于杨幂提交的公证内容较多,本案摘录“第三回林萧解语先下手为强,默笙良宵后下手遭殃”帖子内容:2015年7月,唐嫣的《克拉恋人》播出,这部电视剧中插了一个人,迪丽热巴。其实这部剧的投资方非常喜欢唐嫣,当初筹拍的时候便说非唐嫣莫属。适逢杨幂组建工作室,签了一堆艺人,于是便请求唐嫣带一个人进去,这个人就是迪丽热巴。如果放之前,杨幂和唐嫣估计还好说,可是经历《何以》事件后,杨幂被群嘲,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唐嫣?于是,克拉恋人的狂踩活动开始了。各种秒杀唐嫣的通稿满天飞,秒杀到唐嫣都自我怀疑,尼玛我的演技真的这么烂吗?这么酸爽的稿子,杨幂不可能没有见过。唐嫣之前好歹为她新电影宣传过,这下子,杨幂也躲着不出来,反正你唐嫣演技差,我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好闺蜜,自求多福啦!接下来到2016年,唐嫣和杨幂的关系进入了一个僵持阶段。也就是说,看破不说破。你不捅破,那我也维持着。反正咱俩热度差不多,谁也不吃亏。从这时候开始,关于两人不和的传闻开始不胫而走。但是,人在江湖走,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撕逼。而且还是在两个地位相等的流量大花面前。2016年,唐嫣之前拿下的电影资源终于上映了,《赏金猎人》、《鬼吹灯》、《梦想合伙人》、《大话西游3》接踵而至,在大荧幕可谓风头无二。而杨幂,只有一部让郭敬明裤子差点赔掉的《爵迹》。啧啧啧,这差距……在电影资源方面,唐嫣已经超越了杨幂,毕竟人家是晶女郎和奥运宝贝。互相买通稿互黑都是小事啦,P图把对方P丑也很常见,从头到脚被比较个便,谁也没占上风。电视剧方面,杨幂上了《翻译官》,唐嫣上了《锦绣未央》。后者是抄袭剧本,但收视率非常高,双台破二,还依靠和罗晋的恋情收获大批粉丝,前者收视率平均破二,水平各有千秋。但是,随即发生了雅诗兰黛口红事件。唐嫣依靠《锦绣未央》拿下来雅诗兰黛“未央红”的代言。立刻,杨幂也不示弱,靠着跨年的《三生》拿下“姑姑红”……10月,唐嫣夺下金鹰女神。可以说是圆了自己的一个梦想,而且也是自己资源和地位的证明。唐嫣自然是美滋滋。但是杨幂可不会坐以待毙,鼓捣团队立刻发了一大堆通稿猛踩金鹰女神。说她cos老妖婆。毕竟,大幂幂当年可是对金鹰女神垂涎若滴的。自己的三个好友都成了金鹰女神,就自己不是。你说她心塞不心塞?随即,杨幂借助唐嫣去年穿山寨礼服的事情猛踩,成功引导一大批粉丝去拿工作室开刀。这一招借刀杀人可谓是极妙……你想啊,以前一个只给你洗脚的婢女突然成为和你平起平坐的娘娘,偏偏皇上还很喜欢她,随便哪个女人都会嫉妒发狂吧。其实更重要的是,杨幂这一年的绯闻缠身,脸也开始垮了……事实上,根据小道消息,杨幂有一次参加综艺,主持人问她们情况时候,杨幂说很好,结果下台后立即变脸,说微信都互相拉黑了。当然,微博上还爆出两人P图只顾看自己的照片。虚假姐妹情可谓是一览无余了……杨幂为保全证据,支付公证费16000元。
彭祥翔称已将前台的稿件链接断开,但未删除全部的后台数据。
彭祥翔称其稿件所涉内容即便无法查明,其来源也是客观的,并非本人捏造。
杨幂对于因彭祥翔频繁发稿导致的商业损失,并未提交充分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彭祥翔在各平台(微信、知乎、新浪微博)所注册自媒体长期对娱乐圈艺人私生活发表稿件,以各种八卦居多,其格调不高。本案诉讼期间,国家网信办于2018年11月14日,集体约谈包括腾讯、百度、新浪、知乎等10家客户端自媒体平台,就平台存在的自媒体乱象,责令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坚决清理涉低俗色情、“标题党”、炮制谣言、黑公关、洗脑圈粉,以及刊发违法违规广告等行为。当庭,彭祥翔自认长篇累牍的撰写涉及娱乐圈艺人稿件目的是打造“网红”,吸粉,博取关注,并非商业目的,但彭祥翔长期对于杨幂与各女艺人“互撕互黑”的评价,文字间充满揶揄、调侃语气,持续针对杨幂一人“发难”,客观上造成读者对杨幂人格评价降低,而非彭祥翔所称仅是“言论表达尺度”层面,故彭祥翔的行为已构成对于杨幂名誉的侵权,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杨幂要求删除全部侵权稿件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其稿件的删除应当做到不可再索引。杨幂要求书面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道歉信内容由法院审核。对于杨幂要求在自媒体账号进行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杨幂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现杨幂未提交证据证明因彭祥翔的博文导致其丧失商业机会的证据,故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杨幂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杨幂要求赔偿公证费的诉讼请求,出示了相应费用发票,法院予以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彭祥翔将涉及杨幂的相关稿件及博文从后台删除。二、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彭祥翔以书面形式向杨幂致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并将道歉内容刊登于其管理的微信公众号“刘空青”、知乎平台“刘空青”、新浪微博“空青社”,该道歉内容须连续刊登三十日,逾期不执行,法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刊登判决书的主要内容,所需费用由彭祥翔承担。三、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彭祥翔赔偿杨幂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及公证费16000元。四、驳回杨幂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名誉权是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公民的名誉权受到侵害,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彭祥翔在多个网络平台上注册自媒体账号,撰写发表与艺人相关的稿件,其公开发布的与杨幂有关的文章,内容中有大量的针对杨幂的贬损性、负面性描述和评价。彭祥翔主张其撰写文章的目的系“对演员和市场行业现象的探讨”、抵制追星炒作等,但根据现有证据,其言论已明显超出合理尺度,客观上对杨幂的名誉权造成侵害,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一审法院判决彭祥翔删除相关侵权稿件、博文,向杨幂书面致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和公证费用,并无不当。一审法院根据本案情况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数额亦无不当,彭祥翔以其不具备相应赔偿能力为由不同意赔偿的意见,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彭祥翔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60元,由彭祥翔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刁久豹
审判员  肖荣远
审判员  赵胤晨
二〇一九年四月四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