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 A+
所属分类:今日焦点

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作者 | 月弥

十点人物志原创

3月27日,被禁播60天的辛巴复播了。

为了这次回归,他依然用足了“套路”。在预告视频里,他单膝跪地,身后徒弟和员工们全体深深鞠躬,呼喊着“接所有用户回家”。

事实证明,辛巴的这套营销模式粉丝们依然买账,自发地在微博接力——“支持辛巴,我们会一直在”。甚至有粉丝说,“27号我准备离婚,为了辛巴我延迟一天,把老公的钱花光让他变成穷光蛋。”

在宣布回归后5天时间里,辛巴的快手账号涨粉1500万,粉丝一度达到了8400万,超出第二名散打哥3000多万。

辛巴的粉丝们都很骄傲: “他快手一哥乃至全网一哥的位置没人能撼动”。

复播当天,销售额20亿,比今年三八“女王节”淘宝、快手、抖音三大平台TOP20主播的销售额加起来还要多,也创下了辛巴自己的新纪录。

薇娅的3.92亿,加上李佳琦的2.55亿,也不过辛巴成交额的三分之一。

数据火爆的同时,因为假燕窝对他失去信任的网友却依然在声讨和嘲讽,“他这是跪钱,不是跪你们,别想太多”。

比起规范、稳定的李佳琦、薇娅,辛巴似乎一直走在风口浪尖上。他的野心让他不甘于只做头部主播,一路走来,满身争议。

“头部主播”辛巴

停播近4个月,辛巴重新坐回了直播间,以一种谦卑又高调的姿态。

在直播时,辛巴显得有些生疏和紧张,多次询问工作人员“这能不能说?”,在几次说出形容词“超级”时,也被提醒调整措辞。辛巴团队也谨慎了许多,商品种类少了,而且以大品牌为主。

快手上另一个大主播二驴调侃道,“桀骜不驯”的辛巴,终于也学会了弯腰。

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但粗暴又高调的吸睛宣传又让大家意识到: 他还是那个张狂的辛巴。

许多城市的地标建筑上都被买下了“辛巴重磅归来”的投屏,黄浦江边上,几百架无人机组成了“相约327 辛选”的字样,这场花费百万的灯光秀照亮了陆家嘴的夜。

直播当天,辛巴上来就宣布要送一万台小米手机,开播18分钟,直播间来了450万人。尽管没有达到设定的600万人的引流目标,但已经突破了他之前的纪录。

事实上,作为短视频平台粉丝数最多的主播,高调和强势是辛巴的一贯风格。

2016年,“辛巴”这个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直播间。出场的方式简单粗暴——疯狂刷礼物、打赏,有时为了占据榜一的位置,辛巴会刷出去几百万。

当时的快手发展迅猛,仅用了半年,用户数就从1亿增长到3亿。辛巴看准了在快手上已经成名的主播们,想利用他们来迅速抓取流量。

先砸钱,再获利,是辛巴最常用的做法。2018年3月,当时在快手上最热门的主播祁天道复播首秀,辛巴直接刷出了200万的天价。

拿到榜一后,主播们会引导粉丝给辛巴点关注,因为“金主”的身份,辛巴在快手上收获了第一批粉丝,单场直播涨粉近60万。入驻快手刚半年多,辛巴的粉丝数就已经达到了1800万。

“大气、有魄力”,是阿成对辛巴的第一印象,在看了几场直播之后,重庆小伙阿成彻底成了辛巴的忠实粉丝,此后只要辛巴一直播他都会看。

2018年,快手开通电商渠道,8月份,辛巴开始自己的第一场直播,卖自己工厂生产的棉密码卫生巾,一个多小时,卖出了12万的总价。

当时的大多数主播并没有把带货当作自己的主业,没有把辛巴这些动作放在眼里,更不会料到辛巴未来会超越他们成为平台第一的头部主播。

不到一个月后,辛巴的一场直播卖了360万,三个月时,他的直播销售额达到了1.1个亿。

也正是从这时起,辛巴意识到自己的野心,他不止想做个普通的带货主播。这也是他之后会建立供应链,并一直认为自己和李佳琦、薇娅不同的原因。

2019年,快手直播带货总成交金额约为400-500亿,而辛巴团队公布的其个人销售额就达到了133亿,占平台带货数据的1/3。

有了成绩的辛巴底气更足,2020年中旬,他甚至在直播间向快手官方喊话:“总有一天,我要和快手成为平起平坐的兄弟公司,快手你最好利用好我身上的资源。”

在做公司这件事上,辛巴更是自信心爆棚,甚至有点狂妄:他希望快手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一年万亿的市场,自己以供应链的方式进入,“能做到3000亿就满意了”。

与辛巴有过交流的业内人士曾对媒体直言辛巴太膨胀了, “仿佛快手的直播带货做起来,全是靠他一个人。”

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无论外界如何评价,辛巴踌躇满志地要进军更大的领域。疫情期间,辛巴为武汉抗疫捐款1亿元和5000万物资,这个数字甚至超越了不少互联网大公司。

1.5亿的投入换来的是全国范围的曝光,很多人因此认识了辛巴,此后社交媒体关于他的讨论也常常离不开这次捐赠。

辛巴的粉丝们都很骄傲,觉得自己果然没粉错人,即使是不喜欢辛巴的网友,也在吐槽完他“表演炒作”之后又补充道“他还真是挺有商业头脑的”。

“土老板”辛总

与李佳琦、薇娅等主播相比,辛巴的崛起是一条野蛮生长之路。

辛巴的第一次出圈,是一场在奥体中心举办的盛大婚礼。

2019年8月20日,辛巴和妻子初瑞雪请来众多明星。当天,胡海泉担当主持人,王力宏、邓紫棋、张柏芝等明星登台。在成龙演唱完《国家》后,辛巴走到了舞台中心,众星捧月。

%title插图%num

而婚礼后半段,辛巴夫妇现场开始了直播带货,90分钟就创造了1.3亿元的销售额。

网友们都在猜测,“花多少钱能请到这样的阵容,还是来带货”,同行的其他主播更是惊讶,“原来明星效应可以被玩到这种程度?”

和辛巴的大动作比起来,请明星来直播间做客,就像小朋友过家家。

但辛巴和其他主播的区别远不止营销手段这一点,和在直播间保持亲切热情的大多数主播不同,辛巴的直播间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脏话、争吵,这些元素几乎存在于他的每场直播中。

“抢完东西就取关,这样做对吗?我一个链接几百万的赔,不值得你关注吗?我认为你我都应该有反思的地方。我反思送礼物错了,你应该反思什么你自己清楚!我难过。”

粉丝50万的主播小鹿第一次看到辛巴直播时被吓了一跳,自己直播从来都是一口一个“亲”、“宝贝们”,生怕粉丝觉得自己不够礼貌,但辛巴却敢正面开怼,甚至破口大骂。

辛巴粉丝们把他这种风格称作“性情”,阿成说其他主播套路太多,辛巴最打动他的就是“真诚”。辛巴被禁播那段时间,他几乎不看快手,只有偶尔要买东西了,才会打开辛巴徒弟的直播间。

徒弟和家族,是辛巴更大的野心。“我和李佳琦、薇娅有本质上的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坐在直播间里带货,而我不会把这个当成职业。”

辛巴的目标是“培养30个李佳琦”,他用收徒的方式把新人主播一个个领进直播间,让他们磕头拜师。

在直播间里,辛巴经常训斥徒弟,指责他们没有为粉丝争取到更大福利,也会用砸钱的方式给徒弟们涨粉。

“5块钱3瓶洗发水!只收运费钱,性不性情?合不合理?20万单赔400万,只需要给她点100万的关注。”

有人批评这种师徒戏码是在作秀,但在粉丝眼里,就凭辛巴能拿出全网最低价,他就够真诚。“其他网红套路太多了,辛巴卖的是真便宜,和他们都不一样”。

与其说师徒关系,辛巴在徒弟面前更像是一个封建大家族的大家长。

徒弟销售额高时,会在直播间给辛巴下跪磕头,感谢他的恩情;要是说错了话,也会被骂得痛哭流涕,下跪道歉,因为她身后挂着“狮王之女”几个大字,做错事就是给辛巴丢人。

%title插图%num

带徒弟时传统,在商业上辛巴也有些传统。

前员工小陈在社交平台上这样形容辛巴:辛总虽然身价过亿,团队人数超过3000,但比起商业精英,他似乎更像是一个“暴躁的土老板”。

公司像是个大家庭作坊,辛巴和员工交流,总是皱着眉头,扯着嗓子,随时要发火的样子,“除了几个合伙人,其他人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燕窝事件前,辛巴在直播里谈到员工待遇,有五险一金,有团建费,生孩子补贴两万。“现在最基层一年挣六七万,七八万。”他的目标是让所有员工挣到“10万以上”。

然而实际的待遇却并不如他所说,普通员工3500元,作为组长能多拿400元,加班15元一小时,有些因崇拜辛巴到他公司工作的人都扛不住离开了。

假燕窝事件后,团队的不专业更是凸显了出来。舆论发酵了一周,才让公关部帮忙写了一封道歉函。

辛选承诺对“假燕窝”退一赔三,但截至到2021年3月25日,辛选完成了4125.4万元的赔付,仍有近2000万元赔付尚未完成。

“农民的儿子”辛有志

“三年时间,我要是混不出来,你们40岁的年纪也不大,再生一个,就当没有我,我就死这儿了。”

在最落魄的时候,辛巴从日本打电话给父母,撂下这句狠话。

在辛巴的818帝国,粉丝们称呼他为“狮子王”,因为辛巴本人的创业故事和电影《狮子王》有些相似。辛巴把狮子选做了辛选的吉祥物,在位于广州的辛选直播基地里,到处能看到动画狮子的形象。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在打造自己“穷人家孩子”这个人设上,辛巴的路线始终清晰。至今,辛巴快手主页个人简介还写着“农民的儿子,百姓主播”。

辛巴原名辛有志,黑龙江人。2009年,19岁的他开始闯荡社会,比起打工,他更喜欢做生意。

19岁那年,辛巴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创业——开了一家水果零售超市,每天可以赚到两三千。

那时的辛巴年轻气盛,又认识了一些所谓的“好大哥”,开始每天吃喝玩乐,揣着华子当街溜子,生意自然也不好好做了。

等辛巴回过神来,店铺早已撑不下去,自己已经欠下了六七十万的债务。

%title插图%num

为了还债,辛巴开始摆地摊继续卖水果,中间卖过袜子,赶完早市又赶去夜市,什么样的活都干过。

后来辛巴辗转听说去日本打工可以赚钱,东拼西凑借了7万多块钱去了日本。他最初的设想是,出国打工一年能赚十几万,干个三年五年的,可能就把家里的债还上了。

辛巴在直播间里断断续续地讲过这段故事,他到了日本之后,才真正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真真正正地知道了有些东西比欠债还可怕。”

辛巴在日本借住在亲戚家,住了半个月后,他被亲戚指着头说,“你他妈的在这边有家吗?你是个啥?”

在日本期间,辛巴在公园、车站过夜,买过期的食品果腹,连盖的被子,都是在垃圾站捡留学生扔的。

正当辛巴以为自己再无出头之日时,他无意间得知了一门倒卖纸尿裤的生意,批发日本的纸尿裤再卖到中国,可以赚不少差价。

半年时间内,辛巴的纸尿裤生意越做越大,他的仓库也从80平米的1间,发展到200多平米的6间,一个月能赚四五十万。

然而好景不长,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2014年10月16日,日本警方逮捕了辛巴,理由是他雇佣他人大量购买纸尿裤,涉嫌非法用工。

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那一年,辛巴24岁。他在日本监狱里度过了63天后回国创业。

正是这种从谷底爬起再奋斗的故事击中了粉丝,他们越来越信任辛巴,觉得他“取之于民,馈于百姓”。后来辛巴给疫情捐款,辛巴父亲在老家黑龙江捐建学校,更让他们相信:自己没看错人。

最初粉丝们叫辛巴“巴哥”和“老大”,辛巴要求粉丝换一个称呼,“我是什么资格叫老大,直播间多少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也没必要叫老大,我说咱们都是同学,我是班长。”于是,粉丝们都亲切地叫他班长,把他当自己人。

辛巴越受到外界批评时,粉丝团体的维护和滤镜就越坚固。燕窝事件后,粉丝们忙着控评,“谁都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过去的就让他过去,继续支持你”、“加油,狮子王是打不败的”。

但即使复播后粉丝数再创新高,假燕窝风波的影响还没有完全结束过去。辛巴宣布复播的第二天,河南消费者协会希望永久封禁辛巴的旧闻登上了热搜。

End

在辛巴停播期间,快手江湖风云变幻。快手在港交所上市,平台越来越强调“规范”,快手上也涌现出了许多新的势力。辛巴和平台之间,展开了一场无形的博弈。

在封禁辛巴的60天里,快手官方加强了对辛巴的监管。每当他尝试在徒弟蛋蛋的直播间露面,蛋蛋的直播间都会立马被判违规。

2019年,辛巴家族带货数据占据了平台的1/3,而一年之后,2020年快手电商销售额突破2000亿,但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计销售额仅占6%。

没有了辛巴,快手现在的头部主播无法与李佳琦薇娅抗衡,于是他们将向腰部主播倾斜。2月25日晚间,快手另一位大主播二驴的就在直播时坦言,自己直播间人数下降了几十万。

消失60天后,辛巴1天卖出20亿

“官方现在改变了规则,流量都分散了。官方希望培养出10个400万的账号,而不是1个4000万的主播。”

辛巴复播当天卖了20亿,少不了老粉丝去捧场。粉丝阿成买了鞋子、鸭脖、蜂蜜酵素、面包等十几件商品。

但支持归支持,阿成在接受十点人物志的采访时也提到了辛巴团队目前的不足。“辛巴销量太大,要想走得更远,商品质量、物流速度还有售后服务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社交平台上,几位从辛巴直播间花1599元购买了脱毛仪的用户发帖说,因为在网上查不到品牌信息和同款商品,打算退货,“虽然送的东西很多”。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快手
  • 快手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